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纯文学·龙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5|回复: 0

黄似仁春心激荡

[复制链接]

35

作品

35

互动

175

积分

初露锋芒

龙币
140
好友
2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7-11-29
最后登录
2018-1-20
在线时间
4 小时
听众
1
收听
0
性别
发表于 2018-1-20 21: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现在,老有女人对我吼:“男人有钱就变坏!男人有钱就变坏!”好象,我很有钱,又很坏。 其实,我与黄似仁相比,毛都不算。你看,我掏尽口袋,钱包破不说,撕烂了也翻不出几分。何况,我对女人,只是耍耍嘴皮。最多也是调侃几句,偶尔动手动脚。最奢望的,做个美梦,或暗恋一场。 可黄似仁不一样,不一样? 黄似仁是龙树村的大企业家。他头上闪着光环。他要搞女人,那还不容易。 俗话说:“男人要坏,先从女人下手。”这不,黄似仁正春心激荡呢! 其实,事业的成功,财富的增多,黄似仁并非心满意足! 毕竟他才近四十,正是年富力强。何况他的内心里,正有着一腔激昂而难释怀的欲情! 研究心里学的人都知道:欲望,爱欲,情欲。是男人奋起的动力!奋起的源泉! 自然,条件变了,环境变了。男人最想改变的,当然首推他的女人。不然,为什么许多成功男人,当红明星,换女人比换衣物还勤。 别谈弗洛伊得了,还是看黄似仁吧! 都怪过去的时代,一切都太封闭了,太禁锢了。都怪黄似仁的父母,老实巴巴的农民,把他的婚烟随便处理。让他娶了又丑又不识字的表姐,还大他几岁。 看看现在的社会,沐浴着新时代的阳光。尤其是食品厂里那些少妇、少女。引得黄似仁情怀激荡,情丝波起。心肺间像有无数的毛毛虫在爬。 就是梦中,那些呈着莹光的虫儿,竟然幻化成一个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向他翩翩起舞,深情吟唱。 这更促使他,欲火熊熊。 黄似仁决心重燃爱火,把佳丽拥怀。他对天大喊:“我能拥有财富,就能拥有美女!美女!很多美女!” 黄似仁是一个不甘于命运的人!他不想,守着那又老又丑的黄脸婆。 整天面对,那位土里土气,已是落日黄花的黄脸婆。她既不会穿着打扮,维护保养,也不会温情送暖,娇声柔语。风韵风情,就更别提了。 哎,看一眼心都烦! 谁说村姑不可爱?谁说村妇少风情? 看看,厂里一千多号女人,也不都是乡村招来的吗? 不少美人,许多风情!尤其是那个做销售的艳红,像火烧雲,像红玫魂,无限风情。 还有,那位生产组长花花,气质独好!不仅长得俏,手脚伶俐,能言善辩。 负责验收的芳芳,也风姿卓雅,女人味十足。特别是娇娇会计,黄似仁每次见她,不是被她帐上增多的钱而动心;而是被她那眼晴:妩媚而燃情,摄魂又勾魄。那婀娜的身段,那白如凝脂的肌肤,那味道十足的风情…… 黄似仁的魂都被勾掉了! “哎,真不敢在她面前多站一刻!不然我黄似仁浑身燃烧,小弟弟纠纠雄起。抑不住地欲做无畏勇士。” “无可奈何!无可奈何啊!不是有贼心没贼胆,这些都是名花有主哦!偷香窃玉,只得一时快慰,我要细细思量,谋个长久快活。” 黄大老板,正暗暗发愁,暗暗自语。 夜里,睡在宽大的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怎么也睡不着。 身上像有千万只毛毛虫,爬来爬去,浑身奇痒。梦里,一只只绿莹莹的虫子,化作一个个千娇百媚的女人,引黄似仁春梦风光。 然而,梦境随着天光放亮消失了。而春情,却在他的骨髓里燃烧。 如果不把宿愿达成,不享受那梦中女性的芳泽,那黄似仁还是堂堂男子汉吗?如果不把满腔的欲火渲泄,那岂不把黄似仁的骨肉燃成灰烬? “我黄似仁一定要占有她们!得到她们!”他又长啸。 心动不如行动!黄似仁终于按捺不住,开始付诸行动。况且,那些猎物一一那些令他彻夜难眠,涶延欲滴的猎物,都在他的眼前,都在他的掌控中。只要略施小计,还怕她长翅飞了不成! 黄似仁大呼一声:“猴子!猴子!”他明白,只有猴子最懂他!最能帮他。 再来描绘下这猴子。猴子,是黄似仁手下一得力干将,名曰“神手。”只要他出手,没有办不成的事。 神手其实是黄似仁的堂弟,他比黄似仁小了几岁。他们哥弟从小一块玩大,既情投意合,又臭味相投。何况这位长手,向来被龙树村人称为猴子,样子一幅猴样,尖嘴猴腮。那双小眼晴总是转来转去。他才思敏捷,鬼点子特别多。现在,长手正是黄似仁食品厂里的销售主管,即是黄似仁的左膀右臂,又是重要的心腹亲信。 黄似仁的心思,黄似仁的欲望,长手早看在眼里,明白在心。“我长手不帮他,谁来帮他?何况,这是小菜一碟!” 在酒桌上,两兄弟放怀豪饮。酒酣耳热后,黄似仁一双大眼,溢着泪光,冒着火焰。他结结巴巴地说:“长手兄弟,为什么?为什么?好花都插在牛屎上!那么漂亮的女人,怎么都是别人的?我怎么就拣着个丑的不能再丑的?难道,难道我得认一一认命,规规矩矩认一一认命……” “哥,老哥啊!你不但有本事,还这么地有钱。女人谁不爱钱!何况,你人长的够帅!够俊!女人,漂亮女人,只要你想要,要那个,还不是手到擒来!你要一把都成!你说,要谁?包在小弟身上。天上的嫦娥不敢说,厂里的花任你采。明天,我就让她投怀送抱。嫂子嘛,量她不敢吭声。” 他们聊得醉了!酒也醉了!心也醉了!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黄似仁的致富路
下一篇:长篇发布中心(可在此版连载,也可在长篇发布中心发布)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设置签名将在此处展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7-20 22:47 , Processed in 0.140620 second(s), 14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