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纯文学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纸媒合作《抚宁文学》(诚招纸媒)访问本站的方法一学就会:教您发文章代做原创文学电子文集
开启左侧

此人名曰柳F

[复制链接]
王树军 发表于 2018-1-29 10: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此人名曰柳F(短篇小说)
王树军



假如世界上有两个柳F,上帝都会要求辞职的。这句话是我在一次酒后说给柳F听的。如果你像我一样遇到了柳F并和他有过交往的话,也一定会得出我这样的结论。
从理论上讲,柳F目前专门从事创作。他不是专业作家,又没有其他工作,始终就打着专门从事创作的幌子整日里无所事事。他所谓的专门从事创作也只能从理论上讲了。柳F是写诗的,现在竟然写起小说来了,这也是他来找我的主要原因。他一进门就嚷,你在小说上是个大牛逼,你帮我看看我写的这几篇小说。我和柳F在文友聚会的时候见过几次面,彼此没有过厚的交情。对于他说话的语速、语气及语言,我都颇为烦感,特别是一听到他那句粗俗不堪的口头语,我就想骂一句“他妈的”。但我仅仅是在心里这么想想而已,作为优秀市民中的一员,我是不可能把粗话骂出口的。我正在写作,对于柳F的突然到来很是不满。可我早就听说柳F是个不能得罪的人,如果得罪了他,关于你嫖娼、赌博以及辱骂某某关键人物的流言蜚语很快就会传遍我们这个小县城。对于柳F极尽造谣生事、上蹿下跳之能事的不良行为,文友们都表现得异常头疼又无可奈何。所以,我也只能尽量地控制着情绪。我对柳F说,谢谢你的信任,你把稿子留在这儿,我一定会抽时间认真拜读的。柳F不满了,你真是个大牛逼,还留在这儿?你现在给我看看不就行了?我指了指电脑,你不要误会,我正在赶一篇稿子。柳F自己找了个凳子,坐下来说,好,你写吧,我不打扰你。我苦笑了一下,你坐在这里,我怎么能写的出来?柳F把凳子往后撤了撤,这么多逼事,离你远点行了吧?我摇了摇头,算了吧,今天我不写了。柳F笑了,那就赶紧看看我的小说。说完,他走过来掏出U盘就要往我的电脑上插。我的电脑没有安装杀毒软件,先前有个文友的U盘带病毒导致我的电脑也跟着倒了霉。我心有余悸,赶紧阻止,先不要插,你的U盘杀过毒吗?柳F“操”了一声,你的电脑也是个大牛逼,又不是女人,怎么还不让插?怕我有爱滋啊?我忙解释,我的电脑没有杀毒软件。柳F又“操”了一声,我都不怕你电脑有病毒,你怕啥?说完,他把U盘擅自插了进去,让我站在一边,他坐在那里操作了起来。


柳F挑了一篇他最满意的让我看,由于心里不愉快,我看的也非常潦草。大体感觉句子还算通顺,其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柳F坐在那里不停地问,感觉怎么样?我在小说上有没有前途?我敷衍着说,感觉不错,有前途。柳F很兴奋,又快速移动鼠标找出一段来说,你看看我写的这句“女人的身上都有个裂缝”,怎么样?有想象力吧?我突然想起王小波在一篇小说里曾写过“女人的身上都有个口子”的话,就说,你是不是读过王小波的小说?柳F抬头看了我一眼,你真是个大牛逼,连我读过王小波的小说都能看得出来。本来应该是句养人的话,让他说得带上了一股牛粪味,我没有理他,眼睛继续停在电脑上。柳F以为我在用心看他的小说,便侧了侧身子。沉默了几分钟,他又快速转动鼠标说,我再让你看一段更精彩的。随后,他给我读了起来:我来到她的三角地带,在那片茂密的丛林下面找到了那个迷人的桃源洞口,还没等我仔细观看,那里竟然成了水帘洞。随后,我像孙悟空一样挥舞着金箍棒冲了进去……柳F正兴奋地读着,被我制止了。我拍了拍了他的肩膀说,行了,欣赏到此结束。柳F颇为不快,后面的才精彩呢。他还想继续读,我抢过鼠标退出了他的U盘说,行了,看到这里我已经知道了。柳F接过鼠标问,你知道什么了?我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头,你肯定读过不少黄色小说。柳F脸上挂不住了,你说我写的是黄色小说?你这是在侮辱一个优秀的作家。我说,你可能觉得写的很好,可所有黄色小说都有你这样的腔调。
柳F白了我一眼,我现在都怀疑你是不是小说上的大牛逼了。
看着柳F愤然离去的样子,我很是后悔。这次算是把他得罪了。想象着未来几天会有我的很多不良传闻,我有些后怕。作为一直想做一名优秀市民的我来说,那些传闻是我不愿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可得罪了柳F,这些传闻又怎么避免呢?我有些忐忑不安。看来不分对方是谁随便谈论文学真的是件很愚蠢的事情。为了控制类似的事情不再发生,我在QQ个性留言上写了一句话:从此不再谈论文学,勿扰!
我开始向熟悉的文友拐弯抹角地打探我的不良传闻,也好及时地做出解释。为了提高准确度,我特意还多次提到柳F找我看小说的事情。我的传闻没有探听到,到是知道了很多柳F的事情。
柳F曾经在一家超市里干保安,因为工作清闲,他写了大量的诗歌。其中有几首还发表在了单位的内部报纸上。这让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便带着一摞诗稿踌躇满志地找到了县作协。作协领导对于年轻作者向来是持鼓励态度的。虽然作协领导仅仅粗枝大叶地翻了翻他的作品,可作协领导的话却让他备受鼓舞。作协领导说,年轻是最大的优势,我们市目前就存在年轻作者匮乏的问题。你要多写,争取早日写出成绩。听了作协领导的话,柳F的信心更足了。随后的数月内竟写出了几百首诗歌。虽然没有发表一首,由于经常地找作协领导指导,他也就进入了文友圈子并轻而易举的加入了县作协。有了作协的会员证,柳F立马认定自己是个作家了。他时时刻刻都把会员证揣在身上,一有机会便拿出来让别人看,有时候没有机会他也会努力地创造机会。要是夏天,他会穿一些透明度较高的上衣,然后把会员证正面朝外放在口袋里,以便让别人很容易就能看到。当别人夸奖他几句的时候,他还不忘再来一句,有了会员证,腰板儿就是硬。
加入县作协,的确给柳F带来了一些好处,最让他得意的是把媛媛追到了手。媛媛在超市里干营业员,起初她对柳F没有什么特殊的印象。当柳F把会员证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正眼看了看柳F,你是作家?柳F又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看看我写的诗歌,你就知道我的水平了。媛媛虽然没有看,眼睛里却有了异样的神色。柳F明白,目前形式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为了进一步巩固关系,柳F请媛媛吃饭的时候特意请了一位县作协副秘书长陪同。席间,作协副秘书长出于礼貌,对柳F自然要表现得尤为赞赏,就说了很多违心的话。激动得柳F悄悄地塞给了作协副秘书长两盒好烟。
那天晚上,柳F就把媛媛领回了家中。文友们说,柳F让媛媛看到的光鲜的一面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当柳F进入媛媛身体的时候,他故意问,进去了吗?媛媛很是害羞,假装听不懂,没言语。柳F又问,进去了吗?媛媛还是不说话。柳F仍旧问,进去了吗?媛媛回了一句,不知道。柳F张口来了句,傻逼啊,进没进去都不知道?这让媛媛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没教养。可毕竟生米做成了熟饭,她只好做了柳F的妻子。


一天,柳F的同事抓到了一个女扒手,是个惯犯,经常来超市偷东西。这次终于把她逮住了。柳F一看抓到的女扒手有些姿色便主动参与了审讯。他瞪着眼说,你他妈的真牛逼,竟然敢到我们超市来偷东西。还他妈惯犯,老实交代,都偷了什么?女扒手说,就拿了几盒牙膏。柳F说,藏哪了?拿出来。女扒手指了指另一个保安说,交给他了。柳F一拍桌子,你身上还有,都拿出来。女扒手说,真没了。柳F指了指她胸前那对饱满的乳房说,撒谎,是不是藏那里了,怎么鼓鼓的?女扒手走上前来,真没有,不信你自己搜?柳F又拍了一下桌子,靠墙跟老实站着,把衣服脱了。女扒手脱掉了上衣,一对挺拔的乳房显得有些气势逼人。柳F看了几眼说,胸罩是不是偷的?怎么和我们超市里的一模一样?女扒手又走上前说,这是个旧的,不信你看看?柳F又看了几眼,让她退到墙角说,把裤子也脱了。女扒手忙说,裤子还用脱?里面藏不住东西。柳F说,不脱,我们怎么知道里面藏没藏东西?女扒手为难地看了看另外一个保安说,是你抓到的我,当时我就拿了牙膏,你是清楚的。那个保安指着柳F笑着对她说,他让你脱你就脱,否则的话就罚你读他写的诗歌。说完,他从桌子上拿起柳F刚写的几首诗歌在女扒手面前晃了晃。女扒手看了看那几页纸,还是脱下了裤子。屋里的保安顿时笑得人仰马翻起来。柳F大骂,都笑成牛逼了,还笑?一个保安直了直身子说,你还他妈牛逼,人家宁可脱裤子也不读你的诗歌。说完,又都笑成了一团。
女扒手出来后就找到了超市经理,把被一个写诗的保安逼得脱衣服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柳F就这样被超市开除了。柳F对外界的说法是他早就厌倦了狗日的保安工作。他人生的主要目标就是专业创作。现在他终于可以专心从事创作了。说完,他还长长地舒一口气,很有如释重负的样子。纸里毕竟是包不住火的,一位文友从知情人那里得知了实际情况后,这件事就在文友圈里成了一个笑话。当然,这位文友为此也付出了代价。之后不长时间,关于他嫖娼的传闻便在小县城里路人皆知。柳F还逢人便说,这位文友的小本上有很多位县作协领导嫖娼的记录,时间、地点、人数都记得清清楚楚。弄得作协领导们总是像防贼一样的防着他。
过了很长时间,我都没有听到关于我的任何不良传闻。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心里感到有些对不住柳F,不该再拿老眼光看他,人总是希望往好的方向发展的。他肯在小说上下工夫,也许他现在是真的想搞好创作了。所以,当他打来电话要请我吃饭的时候,我立即关了电脑,答应了下来。我在电话里说,要么我请客,要么AA制。毕竟他没有收入,生活上全靠妻子的工资。可柳F坚决不肯,说是有求于我。我怕浪费他的电话费,只好先答应了下来。
我赶到柳F说的那家水饺馆的时候,他已经点好了菜,旁边还坐着一个女士,虽然说不上漂亮,倒也十分恬静,一看就让人很有好感。柳F站起来介绍说,这是你嫂子,叫媛媛也行,叫嫂子也行,随你便。我赶紧上前和她握了握手说,当然叫嫂子了。我坐下后,柳F又给媛媛介绍说,这位是写小说的大牛逼,我认识的全都是些大牛逼。柳F的话总是让人听起来非常刺耳,可媛媛在,我只好忍着。媛媛冲我笑了笑说,经常听别人提起你。还没等我说话,柳F冲媛媛说,是经常听我说,还别人?别人也是我的朋友。柳F的语气像是训犯人的样子,我怕媛媛不高兴,赶紧说,我只是一个业余作者,很高兴认识嫂子。媛媛没再说话,抬头笑了笑,静静地坐在了那里。看样子生怕再惹得柳F不高兴。我就转入了正题,咱开始吧。
喝完四杯酒后,柳F说,我想出本书,今天请你,就是想让你帮我写个评论。随后,他从身后的包里拿出一摞打印稿,一边递给我,一边说,这是我写的全部小说。我有些吃惊,没想到这段时间他写了这么多作品,我拿在手上掂了掂,称赞说,你的收获不小,写了这么多。柳F和我碰了一下杯,你可要好好给我写个评论,酒是不能白喝的。柳F的意思我很明白,无非是想让我写篇吹捧他的文章,这事我可不敢随便答应,就说,我得先看看稿子。柳F说,你简单翻翻就行,这种事对你这大牛逼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我没理他,仔细地看起了他的书稿。


柳F在自序中有一段:我是举着诗歌的大旗步入文坛的,自从在报刊上发表诗歌《好大一棵树》后,我成了文坛上最有希望的诗人(作协很多领导都这样说过),随后,我致力于小说的创作,形成了自己的风格,一度受到读者的广泛赞誉……
后面还有:附作者成名作:好大一棵树
                        好大一棵树!
                        好大一棵树!!
                        好大一棵树!!!
                        好大一棵树!!!!
                                 -------原载于《玉飞超市》报
读到这里,我抬头看着柳F说,我没有读懂你的诗。柳F不屑地说,这不怪你,现在有几个人能读懂诗歌?别管我的诗了,你还是写好我的小说评论吧。我说,自费出书要花很多钱,你又不评职称有这个必要吗?柳F说,自费出书是前期投入,我要卖的,我会卖很多钱的。我问,有把握吗?柳F不高兴了,你什么意思,我的书不好卖?我写的都是吸引读者眼球的。我想到了他那些关于性的描写,就说,那种描写,网络上有的是,你写的也没有出彩的地方。柳F突然怒了,把杯子在桌子上顿了一下,近乎于吼的说,说你牛逼你还真牛逼了,你这是文人相轻。我赶忙解释,我从没拿自己当回事,我只是作为朋友和你说些心里话,毕竟出书是要花很多钱的。柳F吼着说,花钱也不花你的钱,不想写评论拉鸡巴到,装什么牛逼大家。柳F的话严重伤害了我,我真想臭骂他一通,可我毕竟不能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便站起身来想离开。这时媛媛赶紧拉住我说,他就这个脾气,不要怪他,还没吃饭呢,吃完饭再走。说完,她又对柳F说,人家说得很有道理,你干嘛发火,别谈这个话题了,你们都是文友,快坐下来好好吃饭。这次,柳F没有发火,转而说,好,不谈这个话题了,咱俩喝酒。我也不想这样闹得不欢而散,借着喝酒正好可以缓和一下,就坐下来说,好,喝酒。
有了刚才的不愉快,我和柳F喝得一直很沉闷。没有了太多的语言,酒就喝得越来越频繁。不一会儿,我就觉得头重脚轻了。媛媛去厕所的空隙,柳F说,你是大牛逼,挣的钱比我多,今天你结账。我如同吃了个苍蝇,有一种被涮的感觉。我原本就是打算请客的,可他这样一来让人很不舒服。我终于明白柳F为什么没有和妻子发火并主动再和我喝酒了。他等的就是这个结果。他是个很精明的人,既然我不给他写评论,他也就没有请我的必要了。我拍了拍口袋说,没打算让你请的,我带了很多钱。柳F看了眼我的口袋,大声地喊服务员,上酒。
接下来,柳F喝得很豪爽了,一看就是不花钱的酒不喝白不喝的劲头。一直喝到弯了舌头还让服务员上酒。媛媛看我俩都醉了,就说,别喝了,今天到此为止吧。说完,她站起身来要去结账。柳F摆住她说,你,你别管了,今天他请客。他,他说请嫂子的。媛媛不肯。我说,我请客,你们走吧。低头的瞬间,我看到柳F用眼剜了媛媛几下。媛媛说,那就谢谢你了,我们打车先把你送回去。我说,不用了,我再坐一会儿自己走回去。柳F用眼又剜了媛媛一下说,我们走吧,他喜欢走着走。媛媛没动,那怎么行,他喝了这么多。我抬头看了媛媛一眼,说了声,谢谢,我的确喜欢走着走。媛媛还在坚持,柳F不耐烦地拉着她走了。
等他们走远了,我摇晃着站起来,走到吧台跟前结了帐。老板娘找钱的时候说,你和他很熟吗?我摇了摇头。老板娘鄙夷地说,他经常来吃饭,要么欠着,要么就想着法子让别人结账,还满嘴的粗话,怎么还有这样的作家?我问老板娘,他是作家吗?老板娘说,他不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作家吗?我反问,他说是总统你也信啊?老板娘没有回答,找给我钱后说,快回家休息吧,也喝了不少。随后,我摇晃着走了出去。
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我觉得酒劲上来了,腿开始不听使唤,干脆就地坐在了路边的台子上。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个女人走了过来说,我就知道你喝了不少酒。我揉了揉眼睛,竟然是媛媛。我有些不好意思,忙说,嫂子,你怎么又回来了?见笑了,真喝了不少。媛媛说,我就是不放心,才回来看看你的。我说,我没事,你快去吧,要不柳F又该训你了。媛媛说,他早睡了。我送你回去吧?说完,她便把我扶了起来。她像架伤员一样,把我的手搭在她的肩上,她的手搂着我的腰。本来我是要拒绝的,一个男人怎么能女人搀扶呢。可当我的手搭在她肩上的那一刻,我完全顺从了。那种感觉太好了,把一个女人楼在怀中竟有如此美妙的感觉,我舍不得放手了。


在接下来的行走中,我的手几次碰在媛媛高耸的胸部上,我竟忍不住在上面捏了几把。媛媛没有言语,我俯在她耳边说,嫂子真好。媛媛说,你们男人就知道喝酒,喝多了有什么好?我压低了声音说,不喝多,嫂子能来送我吗?说完,我把手又放在了她的胸部上。媛媛拿开我的手说,快些回家吧。我要抓紧回去的,万一柳F再醒来。这句话提醒了我,这是柳F的妻子,人家是来送我的。我怎么还能接着酒劲摸人家呢。这绝不是一个优秀市民应该干的事。我赶紧道歉,实在对不起,刚才冒犯你了。媛媛说,嫂子不怪你,喝酒了嘛,再说你这个年龄了还是单身,嫂子能理解。我心里一阵温暖,禁不住嫉妒起柳F来,这狗日的命真好,娶了这么好的妻子。
到了家门口,我说,嫂子,我打车把你送回去吧。媛媛说,你赶快回家吧,我自己打车回去。这时刚好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我赶忙帮她拦截。在媛媛上车的刹那,我抓起她的手吻了一下。随后,给她关上了车门。
没有给柳F写评论,他一直对我很有意见,由于我的那些话,媛媛也坚决不支持他出书。尽管是我花钱请的客,他还是拒绝和我来往了。那天晚上我借着酒劲摸了媛媛,吻了媛媛,让我一直深深自责,也不好再见到柳F了。这样,我们就断了往来。
我到省城一家杂志社工作不久,柳F竟然又找到了我。当他出现在我办公室里的时候,我还有些激动,毕竟是老家里的人啊。柳F还是那个腔调,刚一握手就来了一句,你真是个大牛逼,竟然混到省城当编辑来了。同事们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都捂着嘴偷笑。我赶紧打哈哈,你这人见面打招呼总是这一句,这么多年了也不换换词汇。柳F看了一圈周围的人,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把我拉了出去。
说了没几句,柳F就表明了这次来的目的,他想让我给他发几篇小说。我说,行,只要有机会,老家的稿子我会重点考虑的。随后,柳F掏出来了一摞稿子。我一看几乎还是他的那些书稿,就说,你选几篇,这也太多了。柳F都塞给我说,我还有呢,都放你这里,你看着选吧,总有一篇适合的。看着柳F一脸的迫切,我只好收了起来。
我本想中午请柳F吃个水饺好打发他回去。他非得要请我吃大餐。我想起上次的事情就说,等我给你发了稿子再请我吧。柳F知道我在讽刺他,嘿嘿一笑,我这次是真心请客的,不过,你要约上你们总编。原来这小子是想借杆上树啊。他一再要求,我只好给总编打了电话。
包间里虽然只有我们三个人,气氛却非常活跃。柳F做了主陪,不停地左右开弓,他的酒量明显见长,不一会儿就把我和总编喝得有了酒意。在恭维了我几句之后,他就开始和总编侃了起来。虽然脏话连篇,唾沫星子飞舞,他却说得眉飞色舞,时不时地还来个四肢并用。我能看得出来,总编听得很克制,完全是看在我的份上,他才坐在那里忍受着的。


期间,我去了一次厕所,回来走近门口时听到柳F说,别看我表面上喊他大牛逼,其实这小子写的根本不行,前段时间我要出书,这小子一直想给我写个评论,他请我吃饭我都没有同意,这小子会写个逑啊,我能让他写?我一听柳F是在说我坏话,非常生气,便快速走了进去,我就要看看当着我的面,他怎么解释。谁知柳F面不改色地说,我正和总编说你呢,说你真是个大牛逼,我这辈子就佩服你。看着他的表演,我有些哭笑不得,也没再深究。总编见我进来了,说还有事就提前离去了。我知道他一定是厌恶柳F了,就对柳F说,你这人啊,办事总是这样,好事也让你办坏了。柳F装作一脸无辜地说,我怎么了?我是诚心请你们吃饭的。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就说,那你先把账结了。柳F拍了拍口袋说,我当然要结账了,不过,咱俩再喝一瓶,你来济南当编辑,我一定要给你祝贺的。看他说得很诚恳,刚才拍口袋的动作也很帅,我又让服务员开了一瓶啤酒。
我俩一瓶啤酒还没有喝完,柳F竟然醉得不行了,像死狗一样趴在了桌子上。服务员看他喝成这个样子,便催促结账,可连喊了好几遍,他都没有反应。服务员对我说,你替他结了吧。我说,是他要请客的。说完,我推了柳F一下,他哼哼了一声,连动都没动。没有办法,我只好把钱给了服务员。
我把柳F搀出酒店的时候,他好像醒酒了,又和我有说有笑起来。我在他的笑容里分明看到了一丝狡猾,这时我就想到了那句话,对他说,假如世界上有两个柳F,上帝都会要求辞职的。
柳F没把我的话当回事,仍旧可恶地笑了笑。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我是你当年挥霍的时光
下一篇:绾稿杩炶浇1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手机扫码浏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充值|稿费算法|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2-24 23:34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14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