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天马文学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繁荣纯文学,诚招团队成员视频教程及站长帮助纸媒《天马》(诚招纸媒)重点推介作家
查看: 131|回复: 0

人要风流趁当年(中篇小说)之十六

[复制链接]

5

作品

5

互动

166

积分

五级作家

龙币
161
好友
0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18-2-22
最后登录
2018-4-18
在线时间
4 小时
听众
1
收听
0
性别
保密
发表于 2018-3-8 19:06: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要风流趁当年(中篇小说)十六
作者马琴琴

第十六章

华子在监狱整整服刑三年,因为没有立功表现,所以没有减少一天刑期。在大家的印象中,监狱似乎就是让恶人改邪归正的圣水宝地,只要犯人进了监狱接受劳动改造,就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等走出监狱大门就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实际不然,全世界的所有监狱也没先进到能让所有犯人学好,犯人在服完刑期步入社会后,往往重蹈复辙,继续为非作呆,杀人的依然在杀人,江洋大盗成了惯偷,骗财骗色的再次故伎重演,嫖娼卖淫的一定还在玩肉皮交易,监狱似乎成了潘多拉的魔鬼盒子,一旦被打开,一个个妖精鬼怪都要跑出来加害于人。

实际上,中国式的监狱劳动改造更加可悲,把成百上千的犯人关在一起,犯人与犯人之间多了接触,就会经常交流如何害人的伎俩,相互学习经验,用来取长补短,所谓的劳动改造,不仅没能让犯人学好,而是变得更加坏上加坏,甚至一坏到底,让人根本约束不了。等出了监狱,这些志同道合的狱友再次联手合伙作案,更是厉害无比。真是如同放虎归山,老虎是干啥来着?是专门吃人来了。

华子就是这样的人,没进监狱服刑之前,说话满嘴跑轮船火车,被劳动改造三年出来之后,说话不仅跑轮船火车,还跑火箭飞机,甚至大炮也能跑了。如同游戏里被充值过装备的坏蛋,更是如虎添翼,立刻变得更加牛逼哄哄。华子爱好女人的劣习一点也没改掉,反而骗起女人更如行云流水不露声色。华子在监狱三年,有三年没有睡过女人,当然在监狱犯贱一个人手淫,或乐于同男犯人做“基佬”相互取悦,反正华子的手足足有三年没碰过女人的乳房,中国有一句流行俗话,说得非常形象:三年不见女人面,见到老母猪也赛若貂蝉。

华子从监狱出来了,重新回到我们租住的小院,杏花每天做一大锅粉浆面条出去游街叫卖,生意还能维持两个孩子的吃喝拉撒。华子回来在出租屋刚刚休息不到半天,又蹿了出去,经常夜不归宿,老婆杏花都不知道华子死到哪里了。后来等到华子好不容易回来,杏花还没来得及数落让他找个工作,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华子去了哪里?去棋牌室玩起了赌博,在棋牌室不只是有不务正业的男人,更有不正经的风流女人,大家在一起玩玩麻将,赌赌小钱,输得光光的女人没有钱了,就拿肉体去做偿还,而且男人也乐于这种交易。在这种地方鬼混,华子天天乐得闭不住嘴,真是沉醉不知归路了。

人类进入两千年以后,外来务工大军如同已经开闸的滚滚洪流,大家从全国各地一窝蜂的奔赴郑州。外来人员的不断扩充,不仅造就了郑州的房地产业开始蒸蒸日上,在郑州的都市村庄基本都填满了外来务工人员。郑州当地人不用做什么工作,就可以月月靠赚取租金过日子。

同时,房地产生意好了,跑工程的人也自然多了起来,大家操着天南地北不同口音,普通话说得南腔北调不伦不类,张口闭口的说着天价上亿工程,忙忙碌碌的做着说客,在投资方与开发商中间来回奔波着。一个个把牛皮吹得比天还大,可是道听途说的假工程实在太多,而货真价实的项目却不多见。这些跑工程的人希望能拿到价格不菲的提成款。实际上中间说客简直太幼稚了,真正的大项目投资工程一直由政府官员操控,普通百姓是根本染指不了,就是真有其事你也只能雾中看花,可望不可及的。当然为了渔利,其中真的混淆有不少的工程骗子,这些人打着虚假的幌子在骗吃骗喝骗色,甚至还能骗到不少钱。那时,郑州各家娱乐休闲场所,生意都好得不得了。

外来务工人员同老家妻儿聚少离多,甚至还有一年都不回家的,农村不只是有了更多的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在郑州也增加了不少的男壮力。这些壮年汉子由于长年没有老婆在身边陪伴,只要赚了钱就乐于花钱去找小姐解决生理问题。这样的男人多了,更加滋生了郑州色情业的繁荣。鲁迅曾经说过,世界上本来没有路,正是因为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中国的色情业自从有了人类文明,从无到有,一路剑之所使,所向披靡而来,硬是冲出一条血路,同时,在郑州两千年以后的上空,充斥着一片淫荡的污烟秽气。男人似乎都是性饥渴,女人可能离开男人更是不能独活,尤其漂亮的女人更是分分秒秒需要做爱。

三年多来,荣荣换了不少工作,在我苦口婆心劝导之下,终于去酒店做了两个多月服务员,可是不耐烦服务人员内部的勾心斗角,荣荣是一个最没心眼的人,明知道玩不过人家就自动给自己炒了尤鱼。后来又去郑州银基商贸城帮一个服装店老板卖了半年衣服,天天早出晚归的,工作非常辛苦,于是辞职回来。看到色情业发展神速,打算重操旧业了。可是在我极力反对之下,荣荣只是偷偷的在做坐台小姐。

后来荣荣再次出事了,现在让我再次回忆起荣荣的二度堕落,都是让我无比痛心,我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因为谁都不想让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人来玩弄。我经常对荣荣不无醋意的说:“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不能由别的任何人来糟蹋!如果这样,还不如让我立刻死掉!”荣荣看到我真的吃醋了,对我说:“月儿姐,我只是陪吃陪喝,不会陪睡的!”

后来我才明白,什么是真感情,就是两个人都丑得要命,还怕被别人抢走,于是就天天搂得紧紧的。我虽说是一个女人,却真的对荣荣一往情深,而且当时荣荣在说话时,脸色一片潮红,嘴唇还特别性感,那天我情不自禁扑在荣荣身上,两人抱着向床边移动,一边在疯狂的接吻,当时我非常冲动,幸福得眼前一片发黑,甚至把世界都遗忘了,我同荣荣的口腔里都有了大量液体,不知是谁分泌的口液,我一口咽了下去。在荣荣倒向床上的那一刻,我开始去脱荣荣的衣服,喘着粗气说:“荣荣,你身上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那天我非常冲动,我用舌头在荣荣身上从上到下舔了个遍,荣荣的上身沾满了我的口液,在我噙住荣荣的紫红色乳头时,荣荣已经开始叫床了……

可正是那天晚上,荣荣出去后一夜未归,却是出事了,当我接通荣荣打来的电话时才知道她闯了大祸,荣荣声音都吓得发抖,带着哭腔对我说:“月儿姐,我摊上大事了……!”

那天晚上,荣荣接到夜总会老板电话,说是有一帮客人需要荣荣去做三陪,那时荣荣做的三陪也只是陪吃、陪喝、陪玩,不去同任何客人睡觉。荣荣知道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底限了,而且荣荣也厌倦了这些,不想再同那些臭男人有肌夫之亲。可是架不住那天男人们使了坏啊!当时老板安排的是一个秃顶的六十多岁老头,据说这家伙大有来头,在郑州跺一脚能引发官场大地震,真是威风凛凛,大权在握,一句话可决定对方生死。

那天是一个开发商为了能接到一个天大工程,专门找一帮人陪同这个老家伙来夜总会寻玩作乐。人家老家伙已经不满足于只是吃回扣拿钱,更喜欢去娱乐城寻找开心。当时荣荣陪同这些人在夜总会包房先是唱歌,后来服务生送来果盘以及冷饮,老家伙打开一瓶冷饮让荣荣喝,荣荣由于唱得口干舌燥,没有多想就接过来喝了。可是没有多久,就感觉自己已经困得不行,神志都不清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客人会在饮料上对她下迷魂药,在这些药中不只是能让荣荣安眠,还有催情功效。陪同老家伙的几个男人看到荣荣昏昏欲睡,非常识趣的退了出去,这下,包间里只剩下荣荣和这个老家伙了。老家伙知道荣荣已经没了神志。而且当时荣荣还非常无耻的发情了,老家伙看到药性起了作用,开始迫不及待撕去荣荣的衣服,等把荣荣剥得一丝不挂,就急急骑到了荣荣身上,荣荣还居然配合起来,老家伙因上了岁数,再加上受到情欲强烈刺激,造成血压一阵升高,当即就感到胸闷气短,心脏有一种剧烈的痛,所以还没在荣荣身上抽动两下,忽然头向下一歪,没了气息。在外面等候的几个男人迟迟不见老家伙出来,想到老家伙真能玩,应该宝刀未老的。可是终于等得不耐烦,就去包房看个究竟,才发现老家伙在荣荣肚子上早一命归西了。

荣荣虽说在药力之下什么都不知情,可是老家伙毕竟死在自己肚子上,这可是戳了天大篓子了……
人要风流趁当年(中篇小说)十六
作者马琴琴

第十六章

华子在监狱整整服刑三年,因为没有立功表现,所以没有减少一天刑期。在大家的印象中,监狱似乎就是让恶人改邪归正的圣水宝地,只要犯人进了监狱接受劳动改造,就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等走出监狱大门就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实际不然,全世界的所有监狱也没先进到能让所有犯人学好,犯人在服完刑期步入社会后,往往重蹈复辙,继续为非作呆,杀人的依然在杀人,江洋大盗成了惯偷,骗财骗色的再次故伎重演,嫖娼卖淫的一定还在玩肉皮交易,监狱似乎成了潘多拉的魔鬼盒子,一旦被打开,一个个妖精鬼怪都要跑出来加害于人。

实际上,中国式的监狱劳动改造更加可悲,把成百上千的犯人关在一起,犯人与犯人之间多了接触,就会经常交流如何害人的伎俩,相互学习经验,用来取长补短,所谓的劳动改造,不仅没能让犯人学好,而是变得更加坏上加坏,甚至一坏到底,让人根本约束不了。等出了监狱,这些志同道合的狱友再次联手合伙作案,更是厉害无比。真是如同放虎归山,老虎是干啥来着?是专门吃人来了。

华子就是这样的人,没进监狱服刑之前,说话满嘴跑轮船火车,被劳动改造三年出来之后,说话不仅跑轮船火车,还跑火箭飞机,甚至大炮也能跑了。如同游戏里被充值过装备的坏蛋,更是如虎添翼,立刻变得更加牛逼哄哄。华子爱好女人的劣习一点也没改掉,反而骗起女人更如行云流水不露声色。华子在监狱三年,有三年没有睡过女人,当然在监狱犯贱一个人手淫,或乐于同男犯人做“基佬”相互取悦,反正华子的手足足有三年没碰过女人的乳房,中国有一句流行俗话,说得非常形象:三年不见女人面,见到老母猪也赛若貂蝉。

华子从监狱出来了,重新回到我们租住的小院,杏花每天做一大锅粉浆面条出去游街叫卖,生意还能维持两个孩子的吃喝拉撒。华子回来在出租屋刚刚休息不到半天,又蹿了出去,经常夜不归宿,老婆杏花都不知道华子死到哪里了。后来等到华子好不容易回来,杏花还没来得及数落让他找个工作,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华子去了哪里?去棋牌室玩起了赌博,在棋牌室不只是有不务正业的男人,更有不正经的风流女人,大家在一起玩玩麻将,赌赌小钱,输得光光的女人没有钱了,就拿肉体去做偿还,而且男人也乐于这种交易。在这种地方鬼混,华子天天乐得闭不住嘴,真是沉醉不知归路了。

人类进入两千年以后,外来务工大军如同已经开闸的滚滚洪流,大家从全国各地一窝蜂的奔赴郑州。外来人员的不断扩充,不仅造就了郑州的房地产业开始蒸蒸日上,在郑州的都市村庄基本都填满了外来务工人员。郑州当地人不用做什么工作,就可以月月靠赚取租金过日子。

同时,房地产生意好了,跑工程的人也自然多了起来,大家操着天南地北不同口音,普通话说得南腔北调不伦不类,张口闭口的说着天价上亿工程,忙忙碌碌的做着说客,在投资方与开发商中间来回奔波着。一个个把牛皮吹得比天还大,可是道听途说的假工程实在太多,而货真价实的项目却不多见。这些跑工程的人希望能拿到价格不菲的提成款。实际上中间说客简直太幼稚了,真正的大项目投资工程一直由政府官员操控,普通百姓是根本染指不了,就是真有其事你也只能雾中看花,可望不可及的。当然为了渔利,其中真的混淆有不少的工程骗子,这些人打着虚假的幌子在骗吃骗喝骗色,甚至还能骗到不少钱。那时,郑州各家娱乐休闲场所,生意都好得不得了。

外来务工人员同老家妻儿聚少离多,甚至还有一年都不回家的,农村不只是有了更多的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在郑州也增加了不少的男壮力。这些壮年汉子由于长年没有老婆在身边陪伴,只要赚了钱就乐于花钱去找小姐解决生理问题。这样的男人多了,更加滋生了郑州色情业的繁荣。鲁迅曾经说过,世界上本来没有路,正是因为走的人多了,才成了路。中国的色情业自从有了人类文明,从无到有,一路剑之所使,所向披靡而来,硬是冲出一条血路,同时,在郑州两千年以后的上空,充斥着一片淫荡的污烟秽气。男人似乎都是性饥渴,女人可能离开男人更是不能独活,尤其漂亮的女人更是分分秒秒需要做爱。

三年多来,荣荣换了不少工作,在我苦口婆心劝导之下,终于去酒店做了两个多月服务员,可是不耐烦服务人员内部的勾心斗角,荣荣是一个最没心眼的人,明知道玩不过人家就自动给自己炒了尤鱼。后来又去郑州银基商贸城帮一个服装店老板卖了半年衣服,天天早出晚归的,工作非常辛苦,于是辞职回来。看到色情业发展神速,打算重操旧业了。可是在我极力反对之下,荣荣只是偷偷的在做坐台小姐。

后来荣荣再次出事了,现在让我再次回忆起荣荣的二度堕落,都是让我无比痛心,我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因为谁都不想让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人来玩弄。我经常对荣荣不无醋意的说:“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不能由别的任何人来糟蹋!如果这样,还不如让我立刻死掉!”荣荣看到我真的吃醋了,对我说:“月儿姐,我只是陪吃陪喝,不会陪睡的!”

后来我才明白,什么是真感情,就是两个人都丑得要命,还怕被别人抢走,于是就天天搂得紧紧的。我虽说是一个女人,却真的对荣荣一往情深,而且当时荣荣在说话时,脸色一片潮红,嘴唇还特别性感,那天我情不自禁扑在荣荣身上,两人抱着向床边移动,一边在疯狂的接吻,当时我非常冲动,幸福得眼前一片发黑,甚至把世界都遗忘了,我同荣荣的口腔里都有了大量液体,不知是谁分泌的口液,我一口咽了下去。在荣荣倒向床上的那一刻,我开始去脱荣荣的衣服,喘着粗气说:“荣荣,你身上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都是我的”。

那天我非常冲动,我用舌头在荣荣身上从上到下舔了个遍,荣荣的上身沾满了我的口液,在我噙住荣荣的紫红色乳头时,荣荣已经开始叫床了……

可正是那天晚上,荣荣出去后一夜未归,却是出事了,当我接通荣荣打来的电话时才知道她闯了大祸,荣荣声音都吓得发抖,带着哭腔对我说:“月儿姐,我摊上大事了……!”

那天晚上,荣荣接到夜总会老板电话,说是有一帮客人需要荣荣去做三陪,那时荣荣做的三陪也只是陪吃、陪喝、陪玩,不去同任何客人睡觉。荣荣知道这已经是我最大的底限了,而且荣荣也厌倦了这些,不想再同那些臭男人有肌夫之亲。可是架不住那天男人们使了坏啊!当时老板安排的是一个秃顶的六十多岁老头,据说这家伙大有来头,在郑州跺一脚能引发官场大地震,真是威风凛凛,大权在握,一句话可决定对方生死。

那天是一个开发商为了能接到一个天大工程,专门找一帮人陪同这个老家伙来夜总会寻玩作乐。人家老家伙已经不满足于只是吃回扣拿钱,更喜欢去娱乐城寻找开心。当时荣荣陪同这些人在夜总会包房先是唱歌,后来服务生送来果盘以及冷饮,老家伙打开一瓶冷饮让荣荣喝,荣荣由于唱得口干舌燥,没有多想就接过来喝了。可是没有多久,就感觉自己已经困得不行,神志都不清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客人会在饮料上对她下迷魂药,在这些药中不只是能让荣荣安眠,还有催情功效。陪同老家伙的几个男人看到荣荣昏昏欲睡,非常识趣的退了出去,这下,包间里只剩下荣荣和这个老家伙了。老家伙知道荣荣已经没了神志。而且当时荣荣还非常无耻的发情了,老家伙看到药性起了作用,开始迫不及待撕去荣荣的衣服,等把荣荣剥得一丝不挂,就急急骑到了荣荣身上,荣荣还居然配合起来,老家伙因上了岁数,再加上受到情欲强烈刺激,造成血压一阵升高,当即就感到胸闷气短,心脏有一种剧烈的痛,所以还没在荣荣身上抽动两下,忽然头向下一歪,没了气息。在外面等候的几个男人迟迟不见老家伙出来,想到老家伙真能玩,应该宝刀未老的。可是终于等得不耐烦,就去包房看个究竟,才发现老家伙在荣荣肚子上早一命归西了。

荣荣虽说在药力之下什么都不知情,可是老家伙毕竟死在自己肚子上,这可是戳了天大篓子了……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人要风流趁当年
下一篇:王家黑石村溯源(三槐堂王氏分支)我的祖上官至宰相,位列三公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设置签名将在此处展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 - 天马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9-26 18:31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14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