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纯文学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纸媒合作《抚宁文学》《天马》访问本站的方法一学就会:教您发文章代做原创文学电子文集
开启左侧

[叙事] 轮椅上的似水流年

[复制链接]
萧逸然 发表于 2018-3-19 08: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轮椅上的似水流年
萧逸然

  
  (1)
  
  20岁那年,我结婚了,嫁的是我最心爱的人。离开娘家的那天,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亲友们挤满了院子,我被众人簇拥着满脸娇羞地踏上婚车,一路上,没注意到身后的父母在悄悄的抹泪。
  
  25岁那年,我离婚了,被所谓的丈夫抛弃。回到娘家的那天,我坐着轮椅,一到村子口,前夫一家就迫不及待的把从车上抬下来,头也不回的走了,迎接我的,是父母蹒跚老迈的身影。
  
  虽然死命控制着,我的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冷风呼啸,脸被吹得丝丝拉拉的疼。
  
  “孩子,别哭,妈带你回家。”母亲怕我冻着,把带来的毛毯披在我的身上,用力掖了掖,推着我走过村里坑坑洼洼颠簸不堪的土路。
  
  我们村很大,从村口到家还要走好一段,一路上尽是村里人异样的目光,同情,怜悯,好奇,冷漠还有幸灾乐祸。这样的目光我很不适应,如芒刺背。
  
  (2)
  
  是的,我瘫痪了,半年前的一场车祸让我做了截肢手术,失去了右腿,我成了不折不扣的残疾人。
  
  那天晚上,我去邻村的一个亲戚家,亲戚告诉我说,年底了,县城里有很多家政公司都需要人手,工资很高,一天能挣到300块钱呢。临别时,我和亲戚约好,第二天一起去县城找零工,赚点零用钱。
  
  从她家出来,天已经黑透了,外面看不见一丝光亮,还飘起了零星的小雪。我穿得单薄,又忘记了戴手套,握着电动车的手开始瑟瑟发抖,突然,电动车好像轧上一块石头,我的手重重一滑,从车子栽了下来。紧接着,身后一辆急速行驶的大车从我身上碾压而过,顿时血流如注,我疼得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时,我已经躺在青龙县医院的外三病房,身上脱个精光,插满了管子,挂着点滴,病床旁边的母亲的哭得满脸红肿。
  
  我试着抬抬腿,突然意识到不对,“妈,我的腿呢?”。母亲指了指旁边一辆崭新的轮椅:“孩子,以后这就是你的腿了。”
  
  在医院住院的日子,我做了三次手术,右腿已经被截肢了,左小腿粉碎性骨折,打了好几块钢板,法医鉴定一级伤残。
  
  (3)
  
  两个月后我出院了,前夫把我接回了青龙老家,他告诉我说,肇事司机逃逸了,警方正在追捕,我们没有得到一分钱赔偿,家里仅有的三万块钱被花光,剩下的治疗费用他也无能为力。
  
  其实,弟弟已经告诉我,在我昏迷抢救的当天,前夫一家很冷漠,ICU的费用是一天5000元,我在里面躺了六天才转到普通病房,全下来我在医院花费了近八万。
  
  前夫和婆婆在医院里拼命哭穷,交了5000块钱定金后就不愿意拿出一分。后来弟弟急了,拿着刀子逼着他,他这才拿出来三万块钱,其他的钱都是父母多年的积蓄。
  
  “家里没钱了,你凑合吃点吧。”吃饭的时候,前夫指着一盆子大白菜炖豆腐。
  
  “你腿受伤,你的手又没受伤,衣服自己洗,家务该做还得做。”
  
  我的右腿截肢,左腿骨折,能坐起来已经是万幸,更别提做家务。
  
  前夫就这样“照顾”我一周,匆匆返回了工厂打工,用他的话说,他得去挣钱,不然全家都要喝西北风。
  
  家里,只剩下婆婆和我。头两天,婆婆还能勉强给我做顿饭,没几天,就开始摔摔打打指桑骂槐:“我儿子这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娶你这个丧门星,家里辛苦攒的三万块钱都被你糟蹋了!”我气得反驳:“妈,我也打过工挣过钱,这三万块钱有一半是我挣得。”“你他妈还敢犟嘴?!”婆婆气极,操起擀面杖朝我劈头盖脸的打过来,我的身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前夫在迁安打工,一个月才能回青龙一次。我好不容易盼到他回来,我向他哭诉我的遭遇,原以为他会安慰两句,不想他竟说:“咱们干脆离了吧,我爹妈给我娶妻生子为了传宗接代养老送终,你现在都成废人了,我妈还得反过来伺候你!再说了,家里的钱都给你治病了,我没啥对不起你的。”
  
  (4)
  
  就这样,我被前夫一家像丢垃圾一样丢了出来。
  
  离婚手续办的很顺利,也没有什么共同财产可分割,我只带走了随身穿的衣物就回到了抚宁的娘家。
  
  离婚是我提的,因为按照法律规定,他不许提离婚,会涉嫌遗弃。回到家后,亲朋好友来看我,好多亲戚都骂我傻:“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我要是你,我偏不离婚,耗也耗死他!”
  
  亲戚走后,母亲劝导我:“别听他们瞎说,你离婚是对的,要是留在他家,早晚被他们一家折磨死。没事,回家妈照顾你。”
  
  母亲老了,手脚没有以前那么麻利,但她还是像照顾小孩一样照顾我,梳头、洗脸、擦身子、一有空闲,还要煎炒烹炸做各种好吃的给我补身体。
  
  白天怕我没意思,她推着我去门口晒太阳,晚上给我翻几次身,怕我得褥疮。
  
  第二年春天,本该颐养天年的父亲又干起了老本行,在建筑工地做泥瓦匠,也就是铺瓷砖的大工,为了多挣点钱,他坚持不找帮手,一个人干了大工小工两个人的活,甚至干起了以前最不屑的活计---往楼上搬沙子运水泥。
  
  “这老爷子疯了吧?60多岁的人了,居然还扛上麻袋了?”
  
  “这是要钱不要命啊!”
  
  “就是,他每个月挣那么多钱,中午居然啃馒头。”
  
  不知情的工友们腹诽着,父亲成了他们眼中的守财奴,葛朗台----父亲从来不参加他们的小聚,也不愿意打个小麻将,久而久之大家都排挤他,笑话他是个铁公鸡。
  
  父亲不善言辞,面对工友的讥讽总是尴尬的笑笑,没有告诉他们,他有一个烧钱的女儿---给我治病已经掏光了他的血汗钱,我还需要做二次手术,每个月还要吃药,去医院做康复训练。
  
  (5)
  
  冬天的时候工地放假,父亲找不到活干,母亲让父亲照顾我,她去养殖户家里剥扇贝,每天骑着电动车穿行10多公里,风里来雪里去。
  
  “妈,你别干了,你每天回来这么晚,路又那么远,我实在担心。”有句话我没敢说出口,我已经瘫痪了,我真的害怕母亲像我一样再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这个家就彻底垮了。
  
  “闺女,剥扇贝很挣钱,干好了我一天挣200多。”母亲说的很自豪很轻松,一个月下来,她挣下了5000多块,相当于村里人半年的纯收入。
  
  母亲把手里的红票子数了又数,又团成了一团,兴奋的像个小孩子,可我分明看见她的手被泡得肿胀,还长出了一块块冻疮。
  
  (6)
  
  有一晚,我刚刚睡下,听见母亲在门外打电话,电话里她压低了声音,还是掩盖不住一股子怒气:“她是我闺女,是你姐姐,手心手背都是肉,我怎么可能不管她?”挂了电话,母亲低沉的抽泣。
  
  我知道是弟弟的电话,为了照顾我,母亲没有再去给弟弟带孩子,再加上我治病花了很多钱,弟媳意见不小,不止一次抱怨母亲偏心,已经很久没有登门。
  
  有一次母亲推我去赶集,路上遇到弟媳的妈妈,母亲赶紧迎上去,从前亲亲热热的亲家母看到我们后扭过头,连话都没有说一句。
  
  我一点不怪弟媳,换位思考,我非常能理解她---在普遍重男轻女为儿子为中心的农村,母亲绝对是个另类,甚至是很多人眼中的“极品婆婆”。不带孙子,不管儿子,把时间精力金钱都花在了女儿身上-----无论哪一条都能构成天大的过错,足以让儿媳指着鼻子戳着脊梁骨骂,足以让儿媳以不养老相威胁。
  
  其实,母亲也很愧疚,想尽办法用其他方式弥补,一向抠门的她给弟媳买了高档化妆品,给小侄子买最新款的安踏外套,隔三差五送去新鲜的水果蔬菜----她再用一切力所能及的办法来平衡儿媳和女儿之间的关系,自己咽下的心酸苦涩,她从不提及。
  
  原来,我的存在让母亲如此难堪。她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总有一天她会老去,总有一天她会躺在床上像我一样等人伺候,真到那个时候,我没有能力照顾她,弟弟弟媳再不情愿照顾她,她的晚年该何去何从?
  
  (7)
  
  我不能再拖累母亲,我想结束我的生命。我去厨房找来菜刀,闭上眼睛朝手腕割去,殷红殷红的鲜血汩汩直流,我在心里默念,这一次,就让我真正的解脱吧。
  
  手里的菜刀掉在了地上,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闺女,你何苦这么想不开?”不知过了多久,母亲凄厉的嚎哭声把我惊醒,我躺在村卫生所里,卫生员帮我包扎好了伤口。
  
  “妈,我真的怕拖累你啊!”话一出口,泪水已决堤。
  
  “孩子,有句老话说,母女是缘,无缘不聚,无论你成了什么样子,你都是我闺女,都是我身上掉下的肉。”
  
  (8)
  
  出院后,母亲用打工的钱送了我两件大礼---一件是台式电脑,还有一款最新的智能手机。
  
  “闺女,你也听听歌,玩玩游戏,别在家里憋出病来。”
  
  家里安了宽带,从前不会上网的我成了网络达人,看新闻、追剧、微信聊天,我一点点都学会了,我最喜欢看真实故事类的网站和公众号,看了它们,就像看尽了人生的世间百态。
  
  “妈,我看到很多征稿信息,我也想把我的故事写出来,保不齐有一天我能成作家呢!”
  
  “你可拉倒吧,你初中都没毕业呢。”母亲一边包饺子一边嗔笑。
  
  “妈,你不懂,生活才是最好的大学。”
  
  苦难是最好的大学,父母是最好的大学,生活给我的磨砺是最好的大学。
  
  我试着写小说,写故事,写我的初恋,写我从前打工的生活,写我这些年经历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我收到了很多退稿,也认识了很多的编辑和写手,他们成了我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渐渐的,我有了第一笔稿费,第二笔稿费,有些稿费竟然高过我以前打工的工资......
  
  转眼间到了2015年,我在轮椅上已经整整度过了四个春秋,这些年我成长了许多,羞辱、挫折、荣耀、幸福,一点一滴,无论好坏,全是生活给我的恩赐,我都欣然接受。
  
  我用稿费给父亲买来了大皮袄,他几乎穿了一个冬季,还不忘和工友们喝酒吹牛逼:“这是我闺女给我买的。”
  
  我给母亲买来了梦金园的戒指,她戴上以后就没摘下来,打麻将时候和老太太们显摆显摆:“看我这戒指,是梦金园的,名牌!”。
  
  我给小侄子包了一个大红包,买了他最喜欢的优学派平板电脑。
  
  (9)
  
  2016年春天,我真的转运了。肇事司机被警方抓捕归案,我提起了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法院对他的财产做了查封和拍卖,我获赔了40多万。
  
  法院执行厅的同志把40万元的支票送到了我们家,全家人像中了大奖一样开怀大笑。
  
  我拿着这笔钱在县城给父母买了房子,三室一厅的六加一电梯房,有阳光充足的客厅,温暖的卧室,现代化的厨房,小区旁边还有一座紫金山公园,我们一家非常喜欢。小区很热闹,装修的业主很多,父亲又干起了老本行,生意火爆,母亲也轻松的找到了家政工作,我们把小侄子接到县城读小学,一家子其乐融融。
  
  经过几年的休养,我的生活已经基本自理,闲暇的时候,我会摇着轮椅在紫金山中徜徉,许多年前,这个是一片荒山,还有不少坟茔,经过几年的修建,它成为了全县最大的森林公园,亭台楼阁,池塘小荷,是人们休闲游玩的好场所。
  
  此时正值春天,公园里的满是红的杜鹃花,黄的迎春花,远远望去,煞是好看。我心情一片大好,飞快的摇着轮椅在林荫大道上嬉闹,就像儿时在田野里欢乐的奔跑。
  
  累了,我也会停下“脚步”,抬起头来,迎着微风,看湛蓝天空下白云朵朵,看青山绿水间花开遍地,看潺潺小溪里鱼虾嬉戏----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美好,就像我曾经历的那些似水流年。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致远方
下一篇:香远益清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手机扫码浏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hanluwanwan 发表于 2018-3-19 16: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生动感人,语言朴实流畅。生活往往就是这样:平凡孕育伟大,苦难铸就辉煌。向作者学习,向作者伟大的母亲致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充值|稿费算法|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4-20 15:06 , Processed in 0.093749 second(s), 15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