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纯文学·龙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30|回复: 1

拥抱

[复制链接]

284

作品

284

互动

8329

积分

才华横溢

龙币
8015
好友
0
精华
6
注册时间
2018-1-29
最后登录
2018-7-19
在线时间
18 小时
听众
3
收听
0
性别
发表于 2018-3-31 20:0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拥抱

  一
  
  至少一个拥抱,如果形势有利于继续发展,再来一个吻。当然,为了稳妥起见,先不能吻嘴,吻额头、秀发或脖子都行。苏迪山在火车站出站口来回地走,盘算着即将到来的见面动作。
  
  至少一个拥抱,苏迪山下定了决心。昨天,何小雨在QQ上说了,希望见面的时候能有一个拥抱。苏迪山活动着筋骨,不时地握紧拳头,全起胳膊,看看凸起的肌肉。苏迪山对自己很是满意,强壮用在他身上再合适不过了。接下来的拥抱,既要用力又不能太用力,何小鱼的身子太过单薄,只要让她感受到男人的力量就行了。
  
  K191次列车到了,乘客们鱼贯而出。苏迪山激动得搜寻着人群,目光闪过男乘客,老女乘客,丑女乘客,专盯着美女乘客。在这个美女拥挤的时代,美女乘客太多了,苏迪山从左到右,从里到外的搜寻,美女看见了很多,就是看不见何小鱼。苏迪山都在怀疑何小鱼是否乘坐的K191了。苏迪山掏出手机,打算乘客全部出来之后给何小鱼打个电话。
  
  嗨!看什么呢?何小鱼从一位乘客的右边闪了出来。苏迪山赶紧过去说,我正极力地从人群里找你呢,你什么出来的?何小鱼说,不会是光忙着看美女了,没看见我吧。苏迪山笑了,我是在看美女,不过乘客这么多,美女只有一个,没想到美女出来得这么快。何小鱼说,多年不见,你一点没变。苏迪山说,你变了,变得更漂亮了。何小鱼笑了,这么多年没见,你还那么贫。苏迪山说,累了吧,先上宾馆休息吧。苏迪山拉过何小鱼的行李箱,和她走向了火车站广场。
  
  坐上出租车,苏迪山才想起来一个重要的事情没做,竟然忘了拥抱。暧昧地看着何小鱼,想提拥抱的事。何小鱼眼睛飘在外面,多年没回来了,既陌生又亲切的城市,让她感慨良多。出租车里也不是拥抱的地方,苏迪山没再说话,陪着何小鱼往外看。
  
  走进了房间,何小鱼忙活着收拾行李箱里的衣物,苏迪山在门口站着。何小鱼说,你坐啊,站着干嘛。苏迪山看了眼何小鱼行李箱里的衣服,一个红色镂花的胸罩格外突出,没好意思进去,就说,我喜欢站着。何小鱼说,你站到里面,把门关上。
  
  苏迪山关上房门,走到里面站了,看着何小鱼,他想等她忙完了,提提拥抱的事。多年不见,何小鱼变了很多,的确变得更漂亮了。浑身上下透着成熟女性的气息,衣着时尚了,胸部丰满了,皮肤白嫩了,普通话也说得不普通了,完全一副大都市女人的模样。何小鱼忙完,走过来说,喝水吧?我给你倒一杯。苏迪山忙说,我不喝,你喝吧,我给你倒一杯。何小鱼道了谢说,几年不见,你更像文人了,言谈举止文人的很。苏迪山给何小鱼接了一杯纯净水说,多谢夸奖,我已经算不上文人了,早掉队了。你远道而来,为你服务应该的。何小鱼接过水说,你不是还在写吗?苏迪山说,现在的写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是想通过写作改变命运,现在纯粹是聊以自慰。何小鱼说,你这样想就对了,靠写作改变命运太难了。人还是得现实一些,我在广州经营服装店,虽然离文学远了,但收入高了,我觉得收入比文学更具有实际意义。苏迪山点点头,是啊,你现在的生活很好,我很羡慕。何小鱼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你也很好啊,别忘了,我以前最崇拜的就是你。苏迪山笑笑,只能笑笑,当下,文学与收入是文友们经常提及的话题。一提到文学,他就亢奋,一提到收入,他就感觉腰部空了。谈得多了,他甚至怀疑那个叫肾的部件已经不存在了。
  
  聊到了文学,也聊到了收入,苏迪山没有了拥抱的念头。何况在宾馆里提出拥抱,怎么解释都显得动机不够纯洁。苏迪山说,你坐了这么长时间的火车,先休息一下,我中午过来接你吃饭。何小鱼说,我不累,多聊一会儿吧,我明天就走了。
  
  苏迪山和何小鱼同年同月出生,都曾是这座城市的文学青年,也是众多文学青年中年龄最小的。县作家协会经常组织文学活动,他俩每次都参加,作协领导便把他俩称为“金童玉女”。苏迪山虽然年轻,已经发表了一定数量的诗歌,在文学青年中格外突出,作协领导也对他寄予厚望。何小鱼喜欢诗,但写得多,发得不多,很是苦闷,就经常到苏迪山的住处请教。苏迪山学着作协领导鼓励他的样子鼓励何小鱼。每次,何小鱼苦闷着来,兴奋着走。何小鱼就更愿意来找苏迪山了。
  
  张宇坤也喜欢何小鱼,经常吃苏迪山的醋。没办法,苏迪山成绩大,不仅何小鱼,其他女作者也围着他转。张宇坤每逢酒场都必喝醉,每次喝醉都倾吐对何小鱼的爱。有一次在酒桌上,张宇坤对苏迪山说,我不奢求何小鱼嫁给我,只想和何小鱼拥抱一下。我做梦都想拥抱何小鱼。张宇坤比划着又说,何小鱼的身子如此娇小,和她拥抱的感觉一定很美。苏迪山假装大度,说,只要何小鱼同意,你和他拥抱就是,我没意见。苏迪山心里哼哼,你算老几,我都不敢和何小鱼拥抱,你就是敢,何小鱼也不会答应。张宇坤站起来说,好,我这就去。张宇坤摇晃着走到何小鱼的桌上说,何小鱼,我想和你拥抱一下,是文友间的拥抱,没有别的意思。何小鱼很大方地站起来,和张宇坤象征性地抱了抱。文友们一片欢腾,张宇坤像得胜的将军凯旋了,贴近苏迪山说,真好,少活十年都值了。苏迪山的脸像茄子,那天他也喝醉了。张宇坤最后说,人家何小鱼看我喝了酒,才给了个面子。她喜欢的是你,你有的是机会。
  
  后来,环境发生了变化,被文学滋润过的心灵开始有了新的追求。有关系的,成了政府工作人员,没关系的,有的打工,有的做生意,有的跑保险,有的干传销,有的出国或去了别的城市。大家对文学的心态也有了明显的变化,有的不再与文学发生关系,专心致志地做自己的事情,多年之后再聊起文学不过嘿嘿一笑或摇摇头;还与文学有往来的,不再像以前那样心怀虔诚,个别人纯粹是为了结交一下朋友,做些和文学无关的事情。苏迪山揉着眼皮醒来的时候,曾经热血沸腾的文友们走了一批,再揉着眼皮醒来的时候,又走了一批。虽然他们也说是“弃明投暗”,但都拿出了“弃暗投明”的架势。事实就是这样,大家仿佛在一夜之间都成熟了,都知道物质比文学更重要了。
  
  何小鱼去广州的时候,苏迪山和张宇坤一块儿送到了火车站。苏迪山本不想让张宇坤来送,这小子死皮赖脸的来了,还说,何小鱼走了,你也没了希望。广州的大款有的是,她不会再回咱这小县城了。苏迪山又假装大度说,只要她生活的好,在广州定居,我都高兴。张宇坤说,你是真心喜欢她的,你和她拥抱一下吧,留个纪念。苏迪山心里动了一下,但没说出口。眼睁睁地看着何小鱼走了。
  
  除了体制内的作家,苏迪山是本城唯一做着文学梦,干着文学事的人。于是,文友们又给了他一个新的称呼------专心写作的局外人。在这座县级小城,人们固执地认为写作是专业作家干的活。尽管有的作家干的并不专业,但像苏迪山这样的情况是不应该执迷不悟的。有人说他,还写什么,国家又不给你发工资。还有人说他,老老实实地干点事赚钱,你这样下去连个媳妇都找不到。苏迪山觉得前者纯粹是燕雀不知鸿鹄之志,而后者纯粹是小看了诗人的价值与魅力。苏迪山是有理由找到媳妇的,从上小学就有女生追过他,后来几个文学女青年也给他写过求爱信,关键是何小鱼喜欢他。何小鱼被文友们称为文学界的一枝花,他俩又是金童玉女,他俩的结合才堪称完美。张宇坤说得对,何小鱼喜欢他,他有的是机会。苏迪山在等着何小鱼“广归”呢。
  
  直到何小鱼在广州找了男朋友,苏迪山才知道他不是被上帝宠爱的人。此前,他因为自幼酷爱文学,因为是诗人,一直感觉是被上帝宠爱的人。还不如张宇坤呢,这小子至少和何小鱼拥抱过。在喝了一瓶高度白酒后,苏迪山恢复了原来的豪情,上帝不是不宠爱他,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带着对文学的挚爱和必能有所作为的信念,苏迪山依然坚持着写作。过了几年,曾经的文友都买了房子,还有很多人买了车,苏迪山依然不为之所动。他也是在进步着的,不但写诗还写散文,发表数量年年增长,虽然稿费不多,但能吃上饭,这让他很得意。现在,文友们见面都在谈换了多大的房子,换了多好的车,有的甚至炫耀换了多美的小三。如有女人在场,对他们也是热情高涨,崇拜至极。苏迪山失落了,想当年他发表了作品,女作者们都是对他热情高涨;想当年,有人在征婚启事上注明爱好文学就格外受关注。如今,只能想当年了。人家都换小三了,他连个媳妇都没有。
  
  看着何小鱼坐上火车,苏迪山的心里遗憾着,拥抱的愿望在心里一直鼓胀,却始终没有勇气张开肌肉凸起的双臂。何小鱼比以前率直了,比以前大方了,比以前前卫了,连男女之事都在侃侃而谈了,可他没有说出口。在火车站上,何小鱼和苏迪山挥手告别的时候,苏迪山完全可以冲上去和她拥抱的,可他没有迈动脚步。何小鱼现在是广州人,在广州,拥抱仅仅就是一种礼节,但苏迪山是小县城的人,又是很传统的人,在他的意识里,拥抱就成了专属于恋人间的动作。所以,他不敢。苏迪山心里清楚,自己不敢不是因为传统不是因为小县城而是因为底气不足,底气不足就是因为没钱。
  
  如果有钱,我怕么……
  
  如果有钱,我绝对……
  
  二
  
  听到急促的铃声,我真想把手机摸过来摔了,我的生活很有规律,中午必须休息,这个点儿被人打扰,我是极其反感的。手机屏上显示苏迪山,我只好压住火气说,迪山,什么事啊?你中午就不休息?苏迪山有些不安又神秘地说,钱哥你好,打扰你休息了,我有个事情想和你说一下。我看了看表,也快两点了,就说,你过来吧。
  
  苏迪山是我的文友,我大几岁,一直把他当小兄弟对待。我是欣赏苏迪山的,人品好有才气,写作也很卖力,就是没赶上机遇。他和我一样,都是从农村来的,怀着文学梦在城市里打拼,唯一不同的是,我成了文广新局下属的文学戏剧创作研究室的专业作家,他依然没有着落。他做梦都想成为专业作家,他曾经说过如果有了固定收入,他会写个地方特色浓郁的长篇小说,可这年头最难的就是调动,他的愿望便在为了生活的打拼中搁置了。苏迪山经常到我这里诉说苦闷,他把我视为唯一的知己。我也很看重这个小兄弟。通过写作寻求发展的路还很遥远,苏迪山也在想其他赚钱的门路,因为和周围的人已经拉开了距离,他希冀着一夜暴富。在一个胡同里,苏迪山看到了一则这样的启示:
  
  重金求子
  
  xxx,28岁,丰满迷人,嫁香港富豪,老公意外致残失生育能力,为继承庞大家业,经协商,特寻异地品正健康男士,圆我母亲梦,同时享受女人的快乐,通话满意,速汇定金30万,飞你处见面,有孕重酬。本广告由律师事务所代理,女士已交100万保证金,如有违约,由律师事务所承担法律责任。(本人倾谈,不诚勿扰)
  
  苏迪山大喜过望,这活好像给他量身打造的一样,他不但人品端正身体健康还帅还是诗人,一个诗人的精子绝对保质保量,既对得起富婆的容貌又对得起富婆的酬金。随后,苏迪山又忐忑不安,他怀疑过,犹豫过,终究没经起巨额收入的诱惑,和对方取得了联系。对方三番五次地要求汇款,苏迪山随后被骗去了3800元钱。不但没有赚到钱还拉下了几千元的债务,其中有我的两千元,苏迪山几近绝望。我对苏迪山说,你欠我的钱就算了,你有钱还别人吧。你要想赚钱就得务实,先找份工作,慢慢地来。苏迪山一脸沮丧地说,我在城里一直埋头写作,除了文友也没认识几个人,想找工作也难。我理解苏迪山的难处,我刚来城里时也遇到过这样的难处,就给他联系了一家企业的内刊编辑部。虽然工资不高,毕竟有一份收入,苏迪山对编辑工作也很满意,工作得很出色。尽管我说不要了,他不久就把两千块钱送了过来。
  
  我打开门,苏迪山提了一个西瓜进来。我说,你拿什么西瓜,冰箱里好几个呢。苏迪山说,西瓜便宜,没几个钱。我说,说你多少次了,到我这里别拿东西,我知道你收入低,咱哥俩没必要这么客气。苏迪山笑笑,看我的杯子空了,拿起水瓶要给我倒水。我拿出一个杯子,又拿出茶叶说,你尝尝我这茶叶,绝对不错。
  
  我俩扯了一会儿闲篇,再没有话。苏迪山坐在我的对面,头一直低着,双手交织在一起,似乎只是为了来听我说话。我猜到他可能有事相求,就拿起一份报纸看,等着他说。坐了一会儿,苏迪山依然低着头,双手交织在一起。我问,你不是有事吗?说吧。苏迪山这才抬起头来,说,钱哥,我来和你说一声,我想辞职。我问,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辞职?苏迪山说,工作真是不错,就是工资不高,我现在就想多赚钱。我说,你要有好的工作,可以辞职,人往高处走,我也希望你有更好的前途。苏迪山说,我找了一份工作在外地。我说,地点在哪里无所谓,只要有好的发展就行,你到外面闯闯也是好事。苏迪山说,好的发展没有,但收入很高,一天500元。苏迪山一说,我感觉又不像什么好事,就问,什么工作啊,一天500?苏迪山说,在一个女士会所里当服务员。我说,迪山,我真希望你能赚大钱,但我怎么感觉这活不靠谱,和“鸭子”似的。谁给你找的?苏迪山说,我自己从网上看的,肯定靠谱,上面说了只在包间里当服务员。你打开网页看看。
  
  按苏迪山说的,我打开了那个网页,上面写着:
  
  名    称:xxxx女士会所
  
  公司地址:xxxxxxxxxxxxxxxxxxxxxx
  
  因工作需要面向社会诚聘女士包房男专职服务人员《男高级服务人员》
  
  要求:男30,18至42岁可兼职,工资日结500元起。要求形象好 五官端正 身体健康。
  
  女士包房男专职服务人员的工作性质:和女性客人在包房内进行娱乐活动休闲聊天喝酒沟通服务等。学历不限有无经验均可,有专业人员引导入行。
  
  郑重声明:本招聘信息由本店亲自发布不诚勿扰以上属于店内直招决无中介欺骗陷阱。
  
  预约到本公司实地考察参观后办理入职,以防中介以本公司名义招聘;如发现有中介以本公司名义对外招聘请速与本公司联系,以免上当受骗。以上面试人员请直接来电咨询。
  
  xxxx女士会所是最顶级的会所,以高品位的环境设施,高品质的服务,一直被客人当作最尊贵身份的象征。公司导入国际一流的娱乐管理运作模式,以超一流的硬件设施,创造一流的服务品质,执著推行品牌战略,并以主导时尚潮流为一贯追求目标。 我们不仅有专业的设施、全方位策划,更有一流的服务!我们不仅是娱乐的空间、时尚的舞台,还为女士打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帅哥多多 请各位女士注意本条消息 男孩子帅气 阳光
  
  我粗略看了一遍,就关了电脑。苏迪山说,钱哥,你看,这家公司说的很诚恳,不像是骗人的。我说,骗不骗人先放一边,工作性质你还不明白吗?为了赚钱你愿意做这样的事情吗?苏迪山说,人家没说陪睡,就是在包房里。我觉得靠谱,我现在很需要高收入,和你说实话,前几天何小鱼来,我都没有勇气和她拥抱。我说,没勇气就不拥抱,不拥抱还能变性啊。苏迪山说,钱哥你是不知道,这是我心中的结,从张宇坤和她拥抱之后,我就想和她拥抱一次,可我一直没有勇气。我说,没什么可怕的,何小鱼在广州见多识广,根本不拿拥抱当回事。苏迪山说,我知道,她这次回来还是她在QQ上提出来希望和我拥抱的,可我一直没有勇气。我分析了,就是因为没钱,要是有了钱,想抱谁就抱谁。我说,你不至于这么俗吧。苏迪山笑了,我是说这个事,没钱没底气,有钱有勇气。为什么那些混发了的文友频繁地换情人,有钱啊,大不了花几个钱啊。我说,有意思吗?苏迪山说,没意思,可我现在更没意思,连和何小鱼拥抱都不敢。我说,我给何小鱼打电话,让她再回来的时候,主动和你抱,省得你底气不足。苏迪山连连摆手,别,何小鱼能在QQ上说出来就已经表现出对我的看重了,我还是先挣钱吧。我笑着问,有了钱你就想抱谁抱谁?苏迪山正式地说,我只抱何小鱼,是拥抱!我又问,你来就是让我帮你参谋这个事吗?苏迪山说,还有个事,我想再和你借2000块钱,不知方便吗?我从裤兜里抽出钱包说,怎么不方便,你干什么用?苏迪山说,我想去应聘,路费和第一个月花销,差不多2000。我把钱又放回钱包里,说,这事不靠谱,我有钱,但不借。苏迪山说,钱哥,你怕我不还你?我说,上次我都不打算要了,还怕你不还?我不希望你做这个。苏迪山说,你了解我的情况,我不干这个干哪个?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我说,那么文人的自尊呢?苏迪山苦笑,有了钱才有自尊,有了钱才能有闲心写作,像以前那些文友都不写了,还在乎什么文人。我说,那你做人的自尊呢?苏迪山依然苦笑,等赚了钱再考虑这些吧。我说,迪山,你要干这个,我就不借。苏迪山说,好吧钱哥,我再去问问别人,我只希望你为我保密,因为你是我唯一的知己,我才告诉你的。我说,这你放心,可你和其他人借钱不一样得说吗?苏迪山说,我不会和别人说干这个,我自有办法。我说,迪山,你想想,假如你真有了钱,即使有勇气和何小鱼拥抱,她会不会嫌你脏呢。苏迪山说,这事只有咱俩知道,何小鱼是不会知道的。
  
  三
  
  张宇坤打电话请我吃饭,才知道他混大发了。自从何小鱼去了广州之后,张宇坤也开始琢磨着做生意,他姑姑在批发市场经营本城最大的洗化批发中心,他就看好了个门面,开起了洗化店。起初,没有本钱,货是全部从姑姑那里赊的。姑姑全力支持他,不但产品包退包换还亲自指导他经营,告诉他什么季节卖什么产品,不同的顾客推介不同的产品。张宇坤本来就聪明,再加上姑姑的帮助,很快就有了自己的洗化超市。很快,就有了两家洗化超市。
  
  当有了第三家洗化超市的时候,张宇坤翅膀硬了,不再从姑姑那里进货,开始全国各地的跑。把全国各地的货源掌握了,关系疏通了,他也开起了洗化批发中心,随后就代替了姑姑成为了本城最大的洗化批发中心。气得姑姑骂他白眼狼,他很平静地说,一个成功的商人只想着如何把生意做好,只要有利于生意的事情都会去做。当有人说他不能忘了姑姑的恩情的时候,他说,我刚开始经营的那几年让我姑姑也赚了好多钱。
  
  我说打车过去,张宇坤说,不用,我去接你,十分钟后你在楼下等着。我等了四十多分钟,张宇坤才到。握着我的手,热情的道歉,连说事情太多了,一脸无奈的样子。我说,你是大老板了,肯定很忙。张宇坤说,再忙也要亲自过来接你,我有四部车,但我这车坐着舒服,所以必须我来接。然后,嘻嘻哈哈地把我让进了车。坐上车我才知道,快中秋节了,张宇坤是想让我联系一下我们单位发福利能不能发他的洗化产品。我实话实说,我们单位是穷单位,也就十几个人,根本不用考虑。张宇坤又说,没事,你是名作家,有熟悉的其他单位也行。我只能答应着,心里没底。
  
  原以为张宇坤会请我到星级酒店或上档次的地方,我倒不是在乎吃喝,看他那架势怎么也是要面子的人。没想到,他开车三拐两拐进了一个小胡同,下来车,我才看见,有家张记羊汤馆。张宇坤看我在打量门面,就说,这地方很好,有重要客人我才带他到这里,老板是我当家子,羊汤做得很地道。我说,这里很好,现在吃饭就吃特色。
  
  席间,何小鱼竟然来了,竟然是她来了!张宇坤笑着说,小鱼刚才忙着,我让她来陪陪你。我问何小鱼,你不是在广州吗?张宇坤说,这不是被我招安了吗。我问,你挖她回来当总经理?张宇坤说,我挖她回来当总经理夫人。我以为张宇坤开玩笑,何小鱼也点了头,真是不可思议。我遇到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不如这件事情不可思议。
  
  原来,张宇坤去广州的时候,联系上了何小鱼。见到文友加老乡,何小鱼对张宇坤格外亲切,让他住到了家里。张宇坤不但旧情复发还看好了何小鱼的资产,决定财色双收。张宇坤虽然情人不断,一直没有结婚,恰好利用了这个优势,对何小鱼说,我一直深爱着你,之所以现在条件这么好还不结婚就是因为一直在等你呢。我想好了,即使等不到你,我也终身不娶。然后,他又列举出酒后要求拥抱、火车站相送等情景加以表明他是爱何小鱼的。何小鱼架不住三番五次的爱情轰炸,答应了。离婚后,跟着张宇坤回了老家。
  
  张宇坤笑着对我说,小鱼这样的大美女嫁给外地人真是瞎了,外地人根本不懂得珍惜爱情。我就像有爱心的企业家在国外看到咱的国宝一样,即使花大价钱也要买回来。咱对自己的国宝有感情啊。张宇坤一番话说的何小鱼艳若桃花,幸福得不知所以然。这就是张宇坤的能力。苏迪山只知道苦苦的爱,傻傻的爱,没有张宇坤这两下子别说得到果实,连个拥抱都捞不着。想起苏迪山,我就牵挂他起来,这么长时间了,人家张宇坤都抱得美人归了,他为了个拥抱还不知道在哪里转悠呢。但愿,他不要走那条路。
  
  我问他俩,你们有苏迪山的消息吗?他俩都摇了头,张宇坤摇得快,也摇得少,只一下就回到原来的表情了。何小鱼摇得慢,摇了三下,问我,文友中就他和你关系好,你要是没有他的消息,恐怕谁都没有了。我说,我也好久没见他了,我感觉他也去了别的城市。何小鱼有些担心,说,在网上也联系不上他了,他能去哪儿呢?张宇坤说,这小子就知道一门心思的写作,我也不是说他,他饿死了都不知道怎么饿死的。何小鱼很不满地说,钱哥也一门心思的写作,钱哥多好啊,咱这些文友谁不羡慕!张宇坤说,他能和钱哥相提并论吗,钱哥靠写作成功了,他呢?我说,其实只要不为外界所动,努力写作绝对会有前途的,我们都是文友,你们想一下或从网上搜一下,靠写作成功的人太多了。苏迪山有才也有基础,只要努力写下去,肯定能成事。张宇坤说,咱希望他能成事,可成事的作家咱都知道,怎么不知道有他呢?何小鱼白了他一眼,你都多长时间没读书了,你知道什么。我也相信苏迪山能成事!
  
  想起苏迪山离开我家时的情景,我心里突然疼了一下。
  
  张宇坤还要应付另外一个饭局,让何小鱼开车送我。走到路上,突然接到了苏迪山的电话,我兴奋得对何小鱼说,咱这里人真邪,说谁谁到,是迪山的电话。听着我和苏迪山的通话,何小鱼让车速慢了下来。
  
  苏迪山在电话里告诉我,他真的去那家女士会所干了,可没多长时间就被查封了,他从监狱里刚出来,随即就回来了。我问,你现在哪里呢?苏迪山说,我在火车站,刚下车。我说,你稍等,我和何小鱼去接你。
  
  到了火车站,何小鱼跑过去想和苏迪山拥抱,苏迪山退了几步说,谢谢,我身上脏。我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迪山,我再给你联系家单位,你一边工作一边好好写作,别浪费了你的才华。何小鱼说,对,你一定能和钱哥一样有前途的。我说,迪山比我强多了,他要努力写,看吧,会跻身名作家之列。
  
  何小鱼跳着,挥舞着手说,我相信!
  
  苏迪山点着头,突然扭向了一边。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阿克生日祝福》
下一篇:窒息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作者简介:
   王树军, 中国致公党党员、中国艺术学会会员、中华未来之星书画艺术研究院执行秘书长。文学作品散见一千多家报刊,书画作品选入一百多种典籍(杂志)有若干作品被选刊转载或收入《中国微型小说百年经典》《最受中学生喜爱的散文全集》《感悟母爱全集》等三十余种选本。著有《北京裸男》《二手男人》《你的脸上有城市的温度》《一脸阳光》等。
书画艺术成就入选中国书画交易中心“中国书法名家”专栏、河南电视台《墨舞神州》书法名家栏目等。详细了解,请百度“王树军书画”
http://mp.weixin.qq.com/s/AP3DXxqf780R9kB_88wHPw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6

作品

386

互动

5941

积分

站务人员

龙币
5550
好友
19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18-1-31
最后登录
2018-7-21
在线时间
904 小时
听众
3
收听
14
性别
真实姓名
王一心
QQ

平民读得懂的诗 

发表于 2018-4-1 07: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反映的现实发人深思,苏迪山、张宇坤,何小鱼是当今社会这个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推荐阅读。

站长微信
扫一扫即可获得帮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7-21 21:21 , Processed in 0.140620 second(s), 16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