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纯文学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纸媒合作《抚宁文学》《天马》访问本站的方法一学就会:教您发文章代做原创文学电子文集
开启左侧

蜉蝣集序:闲聊诗歌(下)

[复制链接]
秋雨李冰 发表于 2018-4-8 15: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蜉蝣集序:闲聊诗歌(下)
秋雨

  古人并不墨守成规,也有在旧的曲调之外,自行谱制的新曲或者新创作的词调,被称为自度曲。汉元帝多才艺,善史书,喜欢鼓琴瑟,吹洞箫,谱制自度曲。明代何景明《明故夔州府知府铁溪先生高公墓志铭》中有:“晓音律,能自度曲,兼善书画。”清代徐釚《词苑丛谈·体制·白石词》中有:“夔喜自度曲,吹洞箫,小红辄歌而和之。”《词苑丛谈·体制·庄宗自度曲》中有:“唐主尝制小词云:‘曾宴桃源深洞,一曲舞鸾歌凤。长记别伊时,和泪出门相送。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此庄宗自度曲也。”
  度有你度、我度、他度、大家度之分,古之律、绝、词、曲,起始一定是自度,是古人的发展创新,但后来固定了格式,别人也开始使用,自度也就成了他度。进入新的时代,一批智者不甘心一股脑儿地将古诗歌精粹艺术全部抛弃,他们继往开来,站在前人的肩头,标新、立异、求索,开始研究探讨自度词,力争再上诗歌新台阶。这才是新时代诗歌应该发展的方向,一定会有美好光辉的未来。新时代的度词必然要经过自度阶段,也许自度阶段还十分漫长,没有自度,就不可能有他度,有了新时代的自度词,然后才可能有新时代的度词。所以,眼下最好还是称作“自度词”为好,称“度词”为时尚早,这属于战略问题。
  有人认为,平仄、音韵、词语等是枝节问题。其实这是新时代诗歌创作的文学艺术问题,属于战术问题。如果只重视战略问题,避而不谈战术问题,甚至认为这些艺术可有可无,最终也只能是纸上谈兵。有人认为新时代的自度词只能用旧的声韵,而新词可以用新声韵。这一规则恐怕不符合时代要求,不应当成为铁律,应当抛弃。新时代的自度词属于新词的范畴,是前者从属后者的关系,而不是并列关系,新时代的自度词只是新诗歌的一种,可以与自由体等并列。
  不管是自度词还是新体诗歌,一些精华古诗歌艺术应当继承,同时也要发展,要时刻不停地前进。但对于新体自由诗歌,可不受此约束,尽可自由,想写成白话、“羊羔体”都可以,人各有各的爱好与自由,别人怎好说三道四。
  首先,作为自度词或者新体诗歌,笔者认为一般应讲究平仄。这是为了使诗歌吟诵或歌唱有抑扬顿挫、起伏跌宕,具有音乐之美感。不管是自度词还是新体诗歌,都应该是一首歌词,能够配乐咏唱。
  其次,自度词或者新体诗歌一定要讲究半逗律。“羊羔体”和某些自称新体自由诗歌,虽然也凑成了四、五、七言的句子,但读起来仍然不象诗,原因就在于音节的组成不符合半逗律。六言诗始终未能成为诗歌主要形式,原因也在于句子音节无法形成半逗,不合乎中国诗歌节奏的习惯。总感觉四言诗节奏比较呆板,五七言则显得活泼,其奥妙也在于音节的组合上。四言二二,五言二三,七言四三,这是构成诗句的基本格律,符合了这条格律,就好像符合了黄金分割法,就有了音乐之美的感觉。因此,自度词或者新体诗歌一定要遵从半逗律,千万不要写成白话文字。
  第三,自度词或者新体诗歌要讲究押韵。可以换韵,可以单双句分别押一韵,也可以多句循环押多韵。押韵可以是句句押韵,也可以隔一句韵、隔两句韵等,可以是疏韵、密韵,诗歌不可以没有韵,那样就没有了音乐之美。用韵也要多少有些讲究,譬如:给林黛玉写唱词时,需要那个韵的口型是樱桃小嘴微闭就能发声;而给黑旋风李逵写唱词,需要那个韵的口型是大嘴圆张而发出的声音。如果不讲究韵的发声口型,林黛玉张着血盆大嘴,李逵微闭樱桃小口,那就不是艺术了。这就要求依据喜怒悲欢而择韵,依据所写所唱的内容而择韵。
  第四,要适当讲究对偶艺术,对偶要分正对、反对、连对、隔句对(扇面对)。对偶是华夏文化中喜闻乐见的一种文字形式,这是为了增加诗歌气势的修辞艺术笔法,用精练的诗歌语言表达思想感情,不可不用,传统精粹艺术不能抛弃。自度词或者新体诗歌的对偶应该放宽要求,给出自由空间,只要内容正确、健康,文不害意,就不要过分追求形式,更不要生拼硬凑,但依然要求尽力工整。
  第五,自度词要传承领格字这一精粹艺术。领格字配合半逗律,会使得诗歌更具有乐感,更具有诗情画意。
  第六,要继承和弘扬已有的修辞艺术。诗歌语言文字表达需要讲究准确性、可理解性和感染力,力求表达得体、适度,所用场合、对象一定要相照,从而使作品更加生动、活泼、新鲜、艺术、内涵、有力。
  第七,自度词或者新体诗歌要讲究逻辑。力求物境、情境、心境三境合一,且具有逻辑性,譬如有月光时就不会有雨雪,百花齐放时就一定不会是冬天,阳光灿烂不可衬托悲哀的心境,阴云密布不可衬托载歌载舞等等。
  第八,自度词或者新体诗歌不能有语法错误。诗歌中去掉了连词、助词等多余的部分,没有了明显的主谓宾结构,似乎不再讲究语法。其实不然,诗歌语言应该是在汉语语法基础上的语言提炼,其语言更加精炼、准确。所以,语法是诗歌创作最基础的知识。
  第九,要有厚重感和时代感。可以适当引经据典,活用历史人文,让古为今用。要有新时代的风貌,充满着新时代的气息,等等。

  世界各民族均有自己的诗歌,诗歌伴随着语言的诞生而诞生,比文字更古老,文学的诞生,诗歌更换发了青春活力,成为最基本的文学形式,成为一种重要的文学载体。华夏的诗歌历史更加久远,艺术更加独特,从两千多年前诞生的《诗经》算起,涌现出了淇竹君子形象的诗人卫武公,诞生了华夏第一位女爱国诗人卫庄姜,出生华夏第一位女爱国诗人许穆夫人,其后历代诗人们前赴后继,先后有李白、杜甫、白居易、王维这样一些名誉中外的大诗人,他们有感而发,叙事、抒情、言志,感其况而述其心,发乎情而施乎艺,留下了一篇篇传世之作,成就了中国文学浩繁的星空,在华夏文学的星空闪闪发光。
  诗歌是心灵写就的文字,诗人运用精炼且富有节奏和韵律的语言,以强烈的情感和丰富的想象,将社会生活和人类精神世界用艺术的笔墨浓缩于几行文字之中。诗歌通过生动的艺术笔法感染着人们,启迪人们的社会认识,陶冶人们的思想感情,培养人们的生活理想与情操,给人们以美的教育和艺术享受。
诗人的想象便是创造,想象是完成诗歌创作的基本艺术过程。用现代的观点来说,诗歌塑造形象的手法,主要的有三种:比拟、夸张和借代。譬如:
  徐志摩的《再别康桥》使用了比拟手法,把“云彩”“金柳”都当作人来看待: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里荡漾。
  李白的《赠汪伦》使用了夸张手法,“深千尺”并非事实真相,但却生动地显示了事物的特征,表达了诗人的激情: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还有《望庐山瀑布》: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使用了借代手法: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高者挂罥长林梢,下者飘转沉塘坳。/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忍能对面为盗贼。公然抱茅入竹去,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杖自叹息。/俄顷风定云墨色,秋天漠漠向昏黑。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自经丧乱少睡眠,长夜沾湿何由彻。/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
  诗歌的想象并非凭空而来,它是以现实生活为基础的,生活的基础越深厚,诗歌的想象空间才越广阔。离开了对所反映生活的熟悉和了解,是无法去想象的。
  诗歌是通过抒情的方法表达思想感情的,加上诗歌对生活高度集中地艺术概括,就使得诗人在诗歌中洋溢的感情显得尤为强烈、鲜明、动人,所以说优秀的诗歌是强烈情感抒发的产物。
  运用精炼和谐的语言,语言具有音乐美,这是诗歌的又一个重要特点。诗歌同其他文学作品一样,都是靠语言来塑造形象和表达主题,从而感染读者和教育启发读者。诗歌由于高度集中地反映生活,因此语言就要求特别精炼,必须言简意赅,用较少的语言,表现丰富的思想内容,且具有音乐美,语言恰到好处。

  诗歌的分类也有多种方法,根据不同的原则和标准可以划分为不同的种类。诗歌按照内容分类,可分为抒情诗和叙事诗。抒情诗是直接抒发诗人对生活的体验和感受,通过抒情来表现诗人强烈的情感和反映社会生活。抒情诗一般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没有详尽叙述生活事件的过程,人物形象也不要求描述完整,对客观事物的描写融合在诗人的强烈激情之中,情歌、颂歌、哀歌、挽歌、牧歌和讽刺诗等均属于此类。这类作品很多,仅举一例:
  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做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
  叙事诗中一般都有比较完整的故事情节和具体的人物描写,只一点与小说有相似之处,但不像小说那样细腻地侧重于客观事物的叙述和描写。叙事诗通常是以抒情的方式叙事,把丰富的感情都融化在人物的形象和故事的情节之中,有时诗人也可以直接出面抒发感情,史诗、故事诗、诗体小说等都属于这一类。我国古典诗歌中著名的叙事诗有《木兰诗》《孔雀东南飞》《长歌行》《长恨歌》《琵琶行》等。
  抒情诗与叙事诗之间没有截然的鸿沟,抒情诗中有叙事的因素,许多抒情诗都是在简要叙事的基础上展开的。叙事诗也有一定的抒情性,不过它的抒情要求要与叙事紧密结合。抒情诗与叙事诗的划分,只是以抒情为主者为抒情诗,以叙事为主者为叙事诗。
  诗歌如果按照音韵格律和结构形式分类,可分为格律诗、自由诗、民歌和散文诗等。格律诗有意的格式和规律,句式排列等要求相当严格,诗有定句行数,句有定字音节,字有声调音韵,词语对仗,是按照一定格式和规则写成的诗歌。律诗、绝句,七言为四个音部,五言为三个音部,要求平仄相间有一定规则,押韵也有一定要求。现代的格律诗继承了旧体诗的一些优点,在形式上力求整齐一致,音节和谐,但又不受原来旧体诗的那种过分严格的格律限制。现代的格律诗并非都是七言诗句,不过多数是四行一节,每行三、四个音组,隔行押韵,与民歌相近,但不如民歌大众化、口语化。
  自由诗顾名思义是比较自由的,是近代欧美新发展起来的一种诗体,不受格律限制,注重自然的、内在的节奏,押大致相近的韵或不押韵,没有固定的格式。诗节的划分,篇幅的长短,诗行字数的多少,语言比较通俗,节奏和韵律都没有严格的规定。我国“五四”以来也流行起来这种诗体。
  自由诗虽然比较自由,但形式上也大体整齐,节与节,行与行之间大致对称,诗句长短长短音节大致相等,押大致相近的韵,这是一般新诗歌在形式上的基本要求。但一度要求村村都有王老九,县县要有郭沫若,那时间的所谓“新诗”多数是不能称为诗的。网络时代,似乎这一现象又有所抬头,尤其是“羊羔体”盛极走红。
  民歌是劳动人民的诗,多是劳动人民口头创作。民歌短小精悍,形式活泼,节奏明快,音韵响亮,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民歌热情奔放,想象丰富,表现手法上较多地采用比兴的手法。
  散文诗是散文形式的诗歌,兼有散文与诗歌的特点,散文诗中有诗的意境和激情,常常富有哲理,注重自然的节奏感和音乐美,篇幅短小,语言精练,抒情色彩强烈,富有诗的激情和意境,无一定形式,但也注意音韵和语言的优美流畅,像散文一样不分行,不押韵。

  诗歌的创作离不开生活,生活是诗歌创作的源泉。对于诗歌爱好者需要好的作风和文风,通过深入生活,深入细致地观察和实践,从生活中获取题材后,仍需要作进一步的开掘工作。开掘工作不仅是去粗取精,沙里淘金,更主要的是由表及里,探讨逻辑关系,深入提炼作品的主题,这就要求诗歌创作者站在时代的高度,高瞻远瞩。
  创作诗歌需要深入到生活之中去,如果总是带着一种优越感,带着一种高人一等、与普通百姓不能相容的贵气,或者总是觉得自己有一种值得炫耀的身份,似乎鱼儿能离开水,身子飘飘然,认为会写汉字就能搞诗歌创作,不去深入生活,不了解诗歌的基本常识,其创作的不叫诗歌,只能是一堆文字,是一个个汉字的堆砌,那是在码字。创作诗歌首先要了解诗歌常识,还要深入生活,对生活的感受要深,对生活开挖要深。只有感受得深、开挖得深,才能跳出对生活一般化的理解和认识,才能以诗人独特的感受捕捉生活中最本质的东西,最有时代意义的东西。深入开挖下去,最后开挖出题材中最本质、最关键、最能说明问题的思想。
  一首诗歌,题材开挖得深浅,与诗人的世界观、人生观、生活观等密不可分,诗歌也反映着一个人的品质、道德、涵养和思想水平。搞诗歌创作更需要注重自身的修养,不断提高自身的综合素质,站得高看得远,对生活认识得深刻,对题材开挖得也一定深刻。如果自身的素养不高,其创作的诗歌一定不会有好的内涵。文风更需要引起诗歌创作者的重视,如果没有好的文风,所创作的诗歌会很糟糕。
  诗人的可贵之处就在于能够写出人们想看而没有看到,看到而未能理解,理解而不深刻的新颖独到的东西。诗歌不能只是表达人所共知的一般感受,也不能满篇大白话,而是要揭示出生活中更深刻的哲理,把人们引向人生的更高境界。这样开挖深、立意高的诗歌作品,才能启发人们深思,启迪人们的智慧,使人振奋,给人以鼓舞和鞭策。

  构思是写好诗歌的关键。要想写好一首诗歌,需要认真地构思,经过认真构思写出来的诗歌,令人读后感到新颖,给人以深刻的启示和教育。所写出来的诗歌流于一般化,常常是因为构思不新,不能给人以新鲜的感觉,甚至使人读后不知所云,起不到启迪人和教育人的效果。所谓的构思就是对主题思想的艺术处理,也就是从产生写作诗歌的动机到进行创作的一系列思考过程。譬如:如何确定主题,如何组织材料,如何运用艺术手法等等。
  构思要新颖。千人一面,一样的服装,一样的颜色,一样的造型,千篇一律,像是一个模子浇铸出来的作品,这样的诗歌会使读者索然无味。构思的新颖,要求立意高、思想新,布局谋篇要新,艺术表现手法要新。古人总在发展、标新、立异、求索,从而才有了汉赋、唐诗、宋词、小说、白话。新时代的诗歌要在古人的基础上继承、发展、创新、扬弃,要赋予新时代的特色、烙印、内涵、朝气。
  说到布局谋篇,抒情诗和叙事诗在布局安排上有所不同,叙事诗是以事件情节作为布局的线索,抒情诗则是以诗人的思想感情发展作为布局谋篇的脉络。但不论是抒情诗还是叙事诗,构思创新则是两者的共同要求,构思要不落俗套,要有诗人自己的独特感受,这样的诗歌才会具有艺术的生命力。
  构思离不开想象。诗歌创作过程中,往往由于从生活中获得了一个巧妙的联想,一下子就把散漫的生活现象集中起来,产生了想象,形成了构思。如果想象真切、新鲜,也就容易得到诗歌的新鲜构思,诗歌的形象也就能够生动感人。想象是诗人创作诗歌的基本艺术过程,通过实际生活中的景物、事件与思想感情,经过大胆地想象,产生艺术上的飞跃,从而进行典型、艺术地概括,使之成为诗歌。
  构思要注重意境的创造。要善于营造意境氛围,将天然的物境、特定的情境和人为的心境三境合而为一,生发出情景交融、感人至深的意境。诗歌的意境是诗人主观感情的抒发和客观事物的描写所达到的和谐统一的艺术境界,是诗人抒发情感,表达思想,把人人都知道的道理,化为艺术形象的主要手段。意境具有生活气息浓,思想内容深,形象鲜明、情景交融的特点,好的诗歌都有好的意境。
  诗歌的构思不单纯是艺术技巧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诗人的生活积累和思想境界的问题。如果诗人没有大量的生活素材,对所要表现的事物缺乏了解,缺乏激情,对生活缺乏深刻的感受和理解,缺乏深入细致地观察,就不可能有什么新颖、独特的艺术构思,也就不可能创造出那种深邃感人的意境。
十一

  诗歌是语言艺术中要求比较严格的一种艺术形式。深刻的思想内涵,澎湃的激情,要在短短的几行文字中浓缩,语言不经苦功锤炼,没有炼字炼句的功底,要想写好一首诗歌只能是一种空想。要想让每句话,甚至每个词,每个字都具有相当的表现力,使其在形象的塑造上达到拟态传神,达到给形着色的地步,在意境的形成中充分发挥作用,在思想上做到蕴藉深厚,精辟警策的程度,就必须下苦功炼字炼句。
  唐代范阳人贾岛早年为僧,作有一首《题李凝幽居》:“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暂去还来此,幽期不负言。”其中的“鸟宿池中树,僧敲月下门”又欲作“僧推”,贾岛午后在洛阳的街市上走着路,忘情地作敲推的手势,路人甚感惊讶。当时洛阳令禁止僧人午后外出,贾岛为自己的一首诗伤神,竟忘记了禁令。当时的韩愈任京兆尹,坐着马车也在洛阳街市上行走,贾岛因确定诗中敲推二字,魂游身外物我两忘,不知回避,冲撞了韩愈的车驾,古代冲撞大官儿是犯法的。贾岛具实相告,韩愈得知事情后说:“我建议你用敲字,敲字比推字好。”从此韩愈与贾岛结为布衣之交,遂授以文法,令贾岛还俗,举为进士。韩愈赠诗:“孟郊死葬北邙山,日月风云顿觉闲。天恐文章浑断绝,再生贾岛在人间。”贾岛作诗刻苦求工,诗风清淡朴素,贾岛推敲的故事流传后世,遂有“推敲”一词。贾岛自题:‘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可见古人炼字炼句是如何下苦功的。
  宋代王安石有一首七绝《泊船瓜州》:“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其中“春风又绿江南岸”中的“绿”字,经过了王安石多次反复锤炼才改定的。王安石初用“到”字,觉得不好,就用笔圈去,并注明“不好”。后改为“过”字,也觉得不好。再改为“入”字,但还是嫌不够开阔。于是又改为“满”字,仍感到缺乏春天的那种鲜明的彩色。反反复复记过十多次的修改,最后用了“绿”字,一字顿使全诗生色,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把本来萧瑟、荒凉的冬日大地,经一夜春风吹得满目新绿,江南的阳春景色和诗人的心境,一下子完全点染出来。这是炼字的典范,可见语言的锤炼是何等的重要。
  诗歌的炼字炼句就是对语言的冶炼,使其净化和升华,最终成为诗歌的语言。诗人艾青认为诗是语言的艺术,是最高的语言,最纯粹的语言。前苏联诗人马雅可夫斯基认为,诗歌的写作如同镭的开采,开采一克镭需要终年劳动,一个字要想用得恰当,就需要几吨语言的矿藏。诗人的创作需要认真筛选那种最准确、最富有特征的语言,形神兼备地塑造形象,寓意深长地抒发思想,给读者以更多的启发和想象。只有运用经过冶炼的语言,才能让每个字词以一当十,起到以微见巨的作用,从而收到言简意赅、语短情深的效果。
  诗歌语言的精炼并非使语言深奥、艰涩,而是使语言更加流畅,更加自然通俗易懂。这就需要诗人像新闻工作者“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那样,走向生活,扑下身子,转变作风,加强修养,改变文风,炼字炼句,从而把深刻的思想内容用浅显而又含蓄的语言表达出来,这才是人民大众欢迎的好诗歌。
  诗歌锤炼语言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表达诗歌的内容,炼字炼句更要注重炼意。如果世界观、人生观意境不高,思想贫乏、肤浅,只是在语言上刻意求成,雕章琢句,就会使人感到不舒服,感到是在为文字而文字,从而陷入形式主义的泥沼,永远也不可能创作出动人的好诗歌。
  思想情感是精炼语言的灵魂,人品是精炼语言的基础。有什么样的思想情感,有什么样的人品,就有什么样的语言,没有火热的情感,没有好的人品,就没有火热的语言和感人的诗句,创作出来的诗歌就不可能发自肺腑,发自心底,就不可能有情真意切。
十二

  要向古今中外的诗歌艺术学习,从中借鉴,启发自己,扬弃、继承、发展、创新,实现诗歌的民族化和群众化。中国的诗歌应该具有中华民族的风格,必须植根在华夏广大的民众之中,为广大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从而实现诗歌的民族化和群众化。
  古典诗歌是中华民族宝贵的文化遗产,是几千年来古代文化中璀璨夺目、卓有成就的一部分。古典诗歌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有着鲜明的民族特色,在概括生活、塑造形象、创造意境、洗炼语言等方面有许多可借鉴学习的地方。但古典诗歌难免受历史时代的局限,需要批判地继承,也就是需要扬弃,剔除其糟粕,吸取其精华,古为今用,推陈出新。
  民歌是劳动人民口头创作的一种诗歌,朴实而生动地表现了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鲜明而深刻地反映了时代的精神风貌。民歌比喻新颖,想象丰富,构思巧妙,夸张大胆,凸显着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创造力。新时代的民歌更是想象超拔,形象鲜明,语言清新,形式活泼,现实而且浪漫,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过去的、眼前的、长远的在民歌中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诗歌创作应该认真学习民歌,研究民歌,从民歌中吸取营养,以加速诗歌的民族化和群众化。
  诗歌创作还应该向世界各民族的优秀诗篇学习,从中吸取营养。真正伟大的文学艺术是没有民族界限的,新时代的到来,世界各民族间的文化交往、经济交往、政治交往日益频繁,要想实现诗歌的民族化和群众化,就必须向世界各民族的优秀文化、优秀诗歌学习,取长补短,以丰富和提高中华民族的诗歌创作。
  诗歌的创作需要百花齐放,诗歌要有多种形式,风格各异,流派独立,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需要和爱好。诗歌创作并非易事,需要下苦功夫,“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弓行。”这就需要充分发挥每一位诗人的才能和特长,从而使诗歌在民族化和群众化的道路上越走越宽,从而推动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让诗歌为人民群众服务,为社会的进步服务,为经济建设服务。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蜉蝣集序:闲聊诗歌(上)
下一篇:新译诗经前言:我读诗经(上)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手机扫码浏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充值|稿费算法|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4-20 15:09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15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