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天马》纯文学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繁荣纯文学,诚招团队成员视频教程及站长帮助纸媒《天马》(诚招纸媒)重点推介作家
查看: 150|回复: 0

冬天的故事

[复制链接]

68

作品

136

互动

2848

积分

巡视员

高度
2677
好友
1
精华
7
注册时间
2018-2-28
最后登录
2018-10-18
在线时间
24 小时
听众
2
收听
0
性别
发表于 2018-4-11 17:3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整日里天色都是灰蒙蒙的,阳光像是被巨大的半透明的玻璃罩罩住了一样,勉强挤出几束光,照射在行人稀少的街道上。所有的建筑物都是灰色和白色,落尽树叶的枝干是铁青色的,没有风,也没有雪,沉寂的让人心凉,只有偶尔传来的冻裂声,和一闪而过的汽车声,证明我们还活着。

    办公楼里照例是热火朝天,与外面滴水成冰相比,真可谓春意盎然。在这样的季节里人们很少出行,宁可将自己封闭在狭小的空间,隔着玻璃窗哈气去欣赏模糊的外面,也不愿意直面巨大的寒冷。这是一个相依取暖的时刻,也是一个互相调侃、频繁交流的时刻。小刘,也就是我的同事,点上一支烟,倒上一杯茶,然后故带神秘地说:“你们听说了吗?”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我们没有多大反应,又故弄玄虚地说:“嗨,这是真的!”什么真的?说什么那?我们大家不禁笑了起来。

  “你们还记得不记得那个神经上有点毛病,要饭的小伙子?”不等我们回答,他又接着说:“昨天晚上冻死了。”

    冻死了?我的心咯噔一下,要饭小伙子的容貌浮现在我的眼前。那是一个身材修长能歌善舞的小伙子,二十几岁的年龄,眼睛很大,蓬头却不垢面,衣衫褴褛,无冬历夏赤着脚,以要饭为生。他虽然精神上不太正常,但并不让人讨厌,每当有店铺开业庆典的时候,他都会随着音乐边舞边唱,那些歌词虽然含糊不清,舞姿也不算优美,还是会得到店家的一点赏赐。民政部门也多次将他收容,但每次他都逃了出来。我不明白,那可以使他获得温饱的环境,为什么使他感到不自在,而这一次,竟成了与这个世界的告别。这使我想起了前年冬天的一件事情。

    我在单位一直做办公室的主管工作,单位的办公楼距今已有二十几年的历史了。楼虽然老旧,但面积却不小,上下四层,大约有一千平方米,供暖系统完备,保暖措施良好。几年前,这所楼里算上我们单位,一共有四个单位合用。前年,三个单位迁走了,只剩下了我们单位,大有人去楼空的意味。为了节省支出,上冬前我就与供暖公司联系,希望他们仅供一层暖气,去掉其他三层暖气的供应。供暖公司在检查了管道后通知,由于是老管道,没有办法实现单层供暖。没有办法,只有单层办公,四层全部供暖了。这样,便招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晚上值班的人员反映,半夜时分在三楼或是四楼的某个角落里,总传来鼾声和呓语声,很是吓人。于是在一个夜晚,我们四个人,手拿电筒、木棍,循着声音悄悄地走上了三楼。声音来自西北角的一个闲置的房间里,可想而知当时我们神经紧张的程度。当距离愈来愈近的时候,我们闻到了一股浓重的劣质酒精的气味,我们断定这间屋子里住着人,并且是一个喝了过量劣质酒的人。我壮了壮胆,用脚踹开了这间发着可怕鼾声房间的门,四柱手电光同时照在屋子里,我们看到了一个卷曲在地板上昏睡的人。这是一个大约五十几岁的男人,蓬头垢面,上身穿着露出棉花桃子的棉袄,下身穿着露出胴体的破烂的粗布裤子,脚上的棉鞋还算干净,只是手和脚像生了铁锈一样,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闪光。我们试图叫醒他,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也许是他常年适应各种环境的能力,不论我们怎样弄他、叫他,他竟若无其事,旁若无人的酣然大睡。没办法,我们只好暂时退了出来。第二天早晨,我们请来了公安部门和民政部门,在我们了解了他孤寡无依,只能靠讨饭为生的情况后,当场决定送他到政府开办的收容院。就在这时,他的脸上却出现了怪异的表情。他的眼睛突然明亮起来,充满血丝的瞳仁里显出巨大的恐怖,手微微颤抖着,涂满污垢的脸上升起丝丝的白斑。他不再说话,只是拼命的摇头,把自己的身体尽量的卷缩在墙角里,并发出一种怪异的近乎于绝望的声音。无论我们怎样劝说,他就是不动。无奈,我们只好架起他,硬把他塞进了车里。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的心情很轻松,甚至有点欣慰的感觉。一来为单位解决了问题,二来也为这个孤苦伶仃的老人找到了归宿。但是好景不长,没过几天,当我在风雪交加的一个下午再次看到那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沿街乞讨的熟悉的面孔时,我惊呆了,也被这幅风雪讨饭图而震惊。我顾不了许多,径直向他走了过去,想问明白一个究竟。他也认出了我,或许猜出了我的意思,面带快乐的微笑,冲我点点头,转身快步消失在人群中。

    后来我才知道,他确实进了收容院,剃了头,修了面,洗了澡,但他却不吃不喝,常常自言自语,终于有一天他逃了出来,回到了他现在的生活里。只是他再也没有到我们的办公楼里,做我们的房客。



作者其它文章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设置签名将在此处展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天马纯文学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10-18 18:10 , Processed in 0.140626 second(s), 13 queries , File On.

冀公网安备:13032302000107 冀ICP备11025393号-6 

本站永久域名:long5.com、tianmawx.com 文章版权归天马原创文学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天马原创文学网是面向全国的文学作品分享及创作交流平台,欢迎赐稿! 

名誉站长:孙书柱、桑恒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