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纯文学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纸媒合作《抚宁文学》《天马》访问本站的方法一学就会:教您发文章代做原创文学电子文集
开启左侧

遇与欲

[复制链接]
王树军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已近了。漂泊在都市的金易突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侵袭而来。周围的朋友都回家了。而他,却只能静静地面对这座城市,静静地面对街上行色匆匆的人群。家的概念,在他脑海里已一片模糊。不是他不想回家,可那里才算家呢?自从爸爸妈妈离异之后,他的心里就没有了家的印象。所以,在送走了朋友之后,就只有在街上这样漫无目的地走了。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都市的街头挂满了形形色色的灯笼,夜空中不时地升腾起五颜六色的烟花。年的气息扑面而来,可与年相隔甚远的忧伤不期而至。去哪儿呢?那里能打发难捱的时光?哪里能安顿疼痛的灵魂?金易迷茫了。
  
  金易是最后想起岱山公园的。那里是情人的天堂。特别是夏天的夜晚,金易曾不止一次地夜宿岱山公园的草坪。这里的草坪犹如一张大床,经常给情人们留下很多浪漫的回忆。金易是没有情人的,他之所以乐意光临,就是为了能够在半夜里偷听或偷看。他喜欢在假寐中完成这项不可告人但能够满足心理某种需要的工作。夏日的夜晚,草坪上的男女总是无所顾忌。或躺或卧或拥抱或重叠。常常忘其周围如在家中。一想到岱山公园,金易就确定了方向,脚步不由地快了起来。
  
  金易到达岱山公园中心的一个亭子之后,才发现,这里静得像是在郊外。他这才想起,过年了,谁不回家呢?也好,在这里静坐一会儿,回忆回忆这里曾经的风景,倒也有助于排遣内心的寂寞。过了一会儿,金易看到一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女孩坐在了亭子外的石凳上。这让他心里片刻有了温暖。尽管隔着一段距离,可毕竟有了个伴。女孩的目光始终朝着公园中心的小湖,正好给了金易一个朦胧的侧面。金易心想,这个角度最好,他完全可以扬起目光大胆地注视。当然,在这个四下无人的公园,也没必要担心,大不了撒腿跑嘛。所以金易更加放肆了。他点燃了一根烟,不断地冲着女孩的方向吐着烟柱儿。又过了一会儿,女孩大概闻到了烟味,竟然朝着金易走了过来。金易感到心里有了些许的慌乱。好在,他很快调整了自己。
  
  女孩走过来对金易说:“能给我一根烟吗?”金易怔了一下,随即摸出一支递给了女孩。女孩说了声“谢谢”顺势在金易的身边坐了下来。金易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又赶紧掏出火机给她点上了。金易看她吸得并不熟练,便说:“女孩子吸烟并不好。”女孩点点头,笑了笑说:“我也不想吸,只不过光坐着没意思,吸着玩呗。”“那你怎么不回家?”女孩反问了一句:“你怎么不回家?”金易凄然一笑:“我无家可回。”看着女孩狐疑的眼神,他又说:“我父母离异了,又各自有了家。我去谁家都有一张陌生的面孔。所以,还不如呆在这儿受用。”女孩看着金易深深地叹了口气,不觉地眼里也闪起了泪光。她说:“没想到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我也是刚从妈妈的家里跑出来。”“为什么?”“继父对我还不错,可他本来就有两个孩子,我们根本就无法和睦相处,所以,我就跑了出来。”听女孩说完,一种同命相怜地情感深深触动了金易。再看女孩时,竟有了如同兄妹的感觉。金易一把夺过了女孩手中的烟扔在地上,用脚踩灭了。“你本来不会吸烟,还是别吸了。”金易的这一举动似乎让女孩有了一种久违的关怀,泪水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金易递给了女孩一块手帕,说:“你这么出来,难道不怕遇到坏人?”听金易一说,女孩反而收住泪水,目光坚定起来。“遇到坏人有什么呢?像我这种被家庭遗弃的人,有时真想让个歹徒撕碎了。”金易惊讶了,他无法理解女孩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看到金易如此的惊讶,女孩又说:“我只想报复父母,我要让他们明白,他们的离异,受伤害的其实是我,哪怕我被糟蹋得体无完肤,只要能唤醒他们,又有什么呢?”听着女孩傻乎乎地诉说,金易突然有一种要和她发生点什么的想法。两个同命相怜的人,此时,也确实需要一些情绪的宣泄和情感的互慰。想到这儿,金易徒增了勇气,一把把女孩揽在了怀里。而女孩不但没有挣扎,反而更加靠紧了他。金易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此时,他对这个女孩完全可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在这个草坪上,他随时都可以上演夏日的夜晚那些男女上演的一幕。金易的手触到女孩的腋下,他能感觉到那绝对是胸罩的位置,有一股热流穿过手指直达他的内心,他更加搂紧了女孩。随着金易手指的力度不停的变换,女孩已经明白他的某种需要。这个夜晚,面对这个陌生的男人,她不打算反抗,更不会放弃,她甚至比他需要得还厉害。她轻轻地说:“你在哪里住?这地方冷,咱去你那儿好吗?”金易从女孩的声音里听到了他曾经梦想现在又急切需要的信号。没想到,日思夜盼千寻万觅的境遇竟然这么容易地碰上了。像天上掉馅饼一样,一下了就掉进了嘴里。用这样的方式过年,可真是幸福死了。看着怀里的女孩,金易根本不用畏惧了。他握着女孩的手,她的手冻得让他心疼。在这个夜晚,她不知走了多长的路呢。金易想起女孩说这里冷的话,便毫不犹豫地把她领到了自己租住的小屋。
  
  小屋的陈设虽然简陋,女孩却流露出了比在家里都幸福的神情。她草草地收拾了自己便钻进了被窝儿,像一朵含苞的花等着这个陌生的男人将她绽放。金易看着女孩进了被窝,自己却磨蹭了。光脚就洗了半个小时,女孩似乎不能理解他的磨蹭,便说:“你怎么这么仔细?”金易笑了一下,还是继续磨蹭。
  
  等女孩又说了三遍“你可别这么仔细”时,金易才说:“你用被子蒙住脸,我马上就好。”女孩的脸顿时成了一朵大红花,随后就埋进了被子里。而此时,金易迅速地穿上鞋子,关了门,飞一般地消失在了夜幕里。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月 ——山人
下一篇:春风惹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手机扫码浏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充值|稿费算法|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中国纯文学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4-20 22:48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15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