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纯文学·龙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繁荣纯文学,诚招版主视频教程及站长帮助纸媒《天马》(诚招纸媒)重点推介作家
查看: 72|回复: 0

[社会] 缇萦黎阳恋(3)

[复制链接]

159

作品

188

互动

3767

积分

团队成员

龙币
3544
好友
3
精华
7
注册时间
2018-2-16
最后登录
2018-8-11
在线时间
45 小时
听众
3
收听
0
性别
发表于 2018-4-16 09:5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秋雨李冰 于 2018-4-16 09:54 编辑

缇萦黎阳恋(3)
秋雨
(2010年5月30日)
第五幕  太仓公丧命黎阳城

  [场景:太仓淳于公妙手回春堂。黎阳城中端木浚家,临街房屋改成的“太仓淳于公妙手回春堂”。一头是药铺柜台,一头是环墙看病的座位,大堂中央摆放着几盆花草,墙壁上挂有字画和赠送的牌匾,“太仓淳于公妙手回春堂”匾额醒目。
  [太仓公正在给病人把脉看病,缇萦、端木浚在一侧助手,燕儿、卫儿在为病人抓药,几位病人在等候看病。
  [老家员上场云]小老儿乃太仓公家员,受老爷派遣,前往齐地临淄老爷家里看望。唉,谁知老爷家里成了一片废墟,家人一个也没见到,生死不明。一路打探,才知是七国联合反叛汉廷,齐地兵燹云烟,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正是:
  故土兵灾起,家乡闹叛军。黎民悲怨泣,乱世祸全村。
  恨别归黎路,沿途更痛心。难民哭古道,饿殍死冤魂。
  [进门见太仓公,老家员云]老爷,俺回来也。
  [太仓公云]呀,怎么搞得灰头土脸,如此狼狈?辛苦你了,快去洗洗,家里可好?
  [缇萦云]老人家,快快坐下喝杯茶,俺去给你打水洗脸。老人家,俺母亲可好?见到俺的几位姐姐没有,她们可好?
  [老家员云]唉,别提了,真是一言难尽!俺是躲着那些兵匪一路逃过来的,一路之上兵祸连绵,齐地一片哭声,真是惨不忍睹。俺打听如何会是这样,有人偷偷对俺说,吴王利用诸侯王不满削藩之策,乘机游说胶西、胶东、甾川、齐、济南、赵等诸王,七个同姓诸侯王叛乱朝廷。
  [缇萦云]快说俺家里怎么样了?俺母亲身体可好?
  [老家员云]别提了,家里成了一片废墟,俺一个老爷家的人也没见到。
  [太仓公云]天杀我也!
  [太仓公昏死。
  [缇萦、端木浚及众人云]爹爹(师傅 老爷 先生)醒来!爹爹(师傅 老爷先生)醒来!
  [太仓公慢慢苏醒。
  [太仓公云]天杀我也!想不到俺那魂牵梦绕的家乡临淄惨遭兵燹,那可是太昊伏羲氏兴起之地,埋葬着颛顼高阳氏的陵墓,也是姜太公之封地。那里曾是齐国都城,历经西周、春秋,秦皇置县,韩信封王,高祖再建诸侯王国,封子肥为齐王。
  [缇萦云]爹爹喝口茶水。
  [太仓公云]天杀我也!可恨那帮诸侯视黎民为草芥,整日争权夺利,贪赃枉法,祸国殃民,个个想做皇帝,却不把江山社稷放在心上,他们是在用黎民百姓的血泪染红他们的乌沙,他们是在用芸芸众生的尸骨为他们筑起专横跋扈、荒淫堕落的城阙。
  [缇萦云]爹爹莫要太过伤悲,也许母亲和姐姐逃到什么地方去了。您老人家先喝口茶水。
  [太仓公云]天啊,黎民百姓何时才能逢遇太平盛世?恨老夫不该滞留黎阳城中,徙宅忘妻,可怜俺那年迈的妻子,还有俺的几位女儿,你们生逢乱世,如今是生是死,令老夫肝肠寸断,老夫安忍无亲,痛杀俺也!想不到老夫刚刚脱离缧绁,又要遭此不幸。天啊――
  漏屋偏遇连阴雨,祸事延绵不单生。
  厄运曾经接背运,灾难苦命永无终。
  [太仓公唱][仙吕][点绛唇]兵燹狼烟,遭难凄惨,家书盼。望眼云烟,生死凭天断。
  [老家员云]快扶老爷回房歇息。老爷啊,生逢乱世,朝不保夕,我们自己一定要想开些,保重自己。
  [缇萦、端木浚及众人扶太仓公下。
  [几位病人未走,在盼等太仓公的情况。
  [端木浚上场。
  [一病人云]太仓公如何?
  [端木浚云]师傅遭此打击,一两日很难康复。可怜师傅一家惨遭兵祸,师母生死不明,众位姐姐也不知逃往何方,凄惨也。高祖先后剪除韩信、彭越、英布等异姓诸王,却又大封同姓子弟为王,试图用家族血缘维系皇家之统治。想那诸侯圈地扩疆,势力日渐强盛,个个专横跋扈,欺压黎民百姓,无恶不作,形成割据势力,野心勃勃,诸侯之乱迟早不可避免。
  [一病人云]黎云小心隔墙有耳,祸自口出,莫议朝政。
  [端木浚云]没见天下大乱,他们在像狗一样争抢乱咬,哪里还顾得蝼蚁小民。其实文帝也看到了潜在危险,开始剖分王国,景帝继位又采纳晁错削藩除恶务尽之建议,收回诸侯封地,招致诸侯王不满。景帝朝秦暮楚,出尔反尔,姑息养奸,先是杀晁错,后是恢复诸王封地,实乃为渊驱鱼,为丛驱雀。其结果只能是众叛亲离,血流漂杵,诸侯们一个个纵横捭阖,既是杀身成仁,也想问鼎中原,令世人发出黍离麦秀之感叹。恶贯满盈的诸侯们,日日紧盯皇位之野心昭然若揭,如何再能买账?祸起萧墙之内,七国联合反叛汉廷,分庭抗礼,朝廷之过也。哪里有什么文景之治,全是御用文人歌功颂德,好让皇帝封赏加官,御用文人好个可恶,真乃摧眉折腰,脊梁骨断,闭眼胡说,他们哪里听得到黎民百姓血泪哭诉之声!真正是:
  害民兵燹,恶诸侯、罪孽祸国天怨。勃勃野心窥帝位,滚滚云烟天暗。蔽日军旌,连云旗烈,反叛杀人惨。一时多少,黎民社稷哀叹。
  一片混乱攻伐,乌合沙场,为主将头献。怒目敌方挥战戟,马背一声高喊。灾祸连绵,都说正义,暗自争金殿。人间千古,后人评论多奸。
  [端木浚唱][混江龙]烽烟四起,诸侯作乱孽多端。横行跋扈,罪恶滔天。文景太平无盛世,七国争战祸民间。缇萦血泪哭声寒,黎民生死,权贵无关。
  [缇萦上场云]黎云哥哥,俺爹爹命悬一线,看样子凶多吉少,这可如何是好?卫儿和几位父老乡亲外出寻找名医,不知可否找到?
  [缇萦唱][寄生草]祸乍起,惨瞬间。家园遭劫回家难,家乡兵祸牵心间,乡关兵燹思乡寒。太平盛世惨声高,难民遍野哭求援。
  [卫儿引几位乡亲上场云]不好了,不好了!胶西四国及赵军军队驻扎黎阳津,黎阳城中乱哄哄满是军队,说是在等待齐王出兵,好一同西进,直取长安。白马过来的客商说,沿黎阳津至文石津大河南岸,全是周亚夫从长安带出的军队,他们驻扎大河南岸,扼守天险,说是要把赵军、齐王和胶西四国之军队阻于大河以北。
  [端木浚云]看来黎阳城也在劫难逃,可恨的地方诸侯们,为了一己之私,为了一己之恨,竟把黎民众生视作蝼蚁,他们每到一处,少不了烧、杀、略、抢。惨啊,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端木浚唱][忆王孙]黎阳转瞬起灾难,灾祸绵绵哀怨连,乱世哭声无奈天。恨王侯,恶贯昭彰书罪篇。
  [三个兵痞赵吴、刘楚、王汉身穿士兵战衣,手持战戟,歪歪斜斜闯进回春堂。
  [赵吴云]我乃赵军麾下赵吴。我大军南下西进,欲要夺取长安。今日路经黎阳城,到处看看。[转向缇萦]哦,小妮子水灵秀气,哥两个,还不动手吃口仙桃,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三个兵痞开始撕扯缇萦衣裙,端木浚怒不可遏,举凳子砸向兵痞,卫儿上前抱住王汉一条腿,缇萦用尽全力反抗。
  [刘楚云]你们翻了天,敢对大爷动手,小妮子孝敬大爷天经地义。大爷在前线出生入死,过了今天没有明天,玩个把小妮儿怎么了?哥儿两个,砸了他们的什么回春堂,烧了他家房子,看谁敢阻拦!
  [三个兵痞开始乱砸,端木浚硬要阻拦,被兵痞砸了一戟,缇萦被重重踢了一脚,卫儿撞昏在墙角。太仓公由老家员搀扶着,踉踉跄跄上场。
  [太仓公云]你们,你们这帮强盗!禽兽不如的东西!老夫,老夫给你们拼……[喷吐鲜血。
  [王汉云]哪里来的糟老头子,滚他娘一边去![重踢一脚。
  [赵吴、刘楚、王汉同云]走,真是晦气,到别的地方看看去。[三人互使眼色,小声地]目的达到,任务完成,撤! [三兵痞下。
  [缇萦从昏迷中醒来,哭着扑向爹爹。
  [缇萦哭云]爹爹醒来,爹爹醒来!
  [端木浚哭云]师傅醒来!师傅醒来!
  [老家员、卫儿、燕儿围在太仓公身边,悲声啼泪。
  [邻里街坊李大妈、张大婶、王大伯、赵大叔及众人上场,围住太仓公。
  [缇萦唱] [醉中天]尘世几多怨,怎忍此般残。娘命不知生死间,爹又冤魂断。泪洒黎阳浚川,地昏天暗,苍天沉默无言。
  [李大妈云]闺女,人死不能复生,谁叫我们生逢乱世,自己身体要紧,你还要传承爹爹医术,造福黎民百姓,请你不要太过哀伤。
  [张大婶云]好闺女,你就像是我的亲闺女,快擦干眼泪,咱们还要为你爹爹办理后事,你可要挺得住。
  [王大伯云]闺女不要总是哭,我们就是你的亲人,你爹爹生前为我们黎阳城百姓掏尽真心,我们不能对不起他的女儿。
  [赵大叔云]我这就去找人,要为太仓公办好后事,这样才能对得起太仓公,才能让缇萦闺女有些安慰。
  [端木浚云]妹妹节哀,还有我在,死者长已矣,生者还要继续活在人间,妹妹一定要坚强起来。
  [幕后众唱][醉扶归]人世几多怨,怎忍此般残。兵燹人间起祸端,命去魂归怨。泪洒茫茫浚川,悲愤涛声拍岸。
  [端木浚唱][忆王孙]生逢乱世自多难,要学会心宽。悲哀泪洒哭声寒,愤怒对苍天。起无端,你争我夺抢皇权。
  [幺篇]人生南北有情牵,缇萦妹、我心相连。我师她父魂云间,她泪碎心肝。怨无边,殃民祸首无天。
  [并下。
第六幕  泣坟茔哭太仓公祭

  [场景:大伾山北麓。已是深秋,西风劲吹,万木凋零,一片萧瑟。大伾山顶,阴云低绕。大河上空,北雁南飞。大伾山北麓一座新墓茔,墓茔四周压地白纸纷飞,墓前石碑上写:“太仓公淳于意之墓”。
  [缇萦全身穿孝匍匐在太仓公墓碑前面,哭声催人泪下。
  [端木浚跪在缇萦身侧,泣不成声,泣泪如雨。
  [老家员扶着墓碑顿足捶胸,失声痛哭。
  [燕儿手拉缇萦泪流满面,似昏欲睡。
  [卫儿一手拉端木浚,一手拉缇萦,情景令人目不忍睹。
  [坟茔四周,黎民百姓,远近成群,个个默哀低头,时有哭声,此起彼伏。
  [天,刮起了西北寒风,深秋秋雨同飞雪飘落。
  [李大妈、张大婶拉着缇萦同云]闺女呀,起来罢,人死不能复生,你这样不住悲声,太仓公他乡如何忍心?
  [王大伯、赵大叔扯起端木云同云]孩子啊,你要照顾缇萦,不能自顾痛哭不止。
  [缇萦云]爹爹呀,从此女儿孤身一人,天涯沦落。愿爹爹他乡有知,庇护女儿。
  [端木浚云]缇萦妹妹,咱们还是回去罢,你看乡亲父老风雨之中。妹妹不忍离去,乡亲们都在与你一同落泪。
  [缇萦跪倒泥水之中,对着众人连连磕头。
  [缇萦云]各位大伯、大叔、大妈、大婶,各位乡亲父老,缇萦这厢有礼了。爹爹就要长眠伾山脚下,故乡山高水远路迢迢,又遇这兵慌马乱,缇萦无力将爹爹送回故乡。爹爹呀,哪里还是缇萦的故乡?从今以后,黎阳就是缇萦的第二故乡,皆因此地葬有爹爹墓茔。各位乡亲父老,你们就接纳缇萦吧!
  [众人将缇萦从泥水中拉起。
  [缇萦唱][商调][集贤宾]痛哭墓茔千古情,生死放悲声。山北麓永留魂灵,川东逝不再归程。黎阳俺孤苦伶仃,伾山下独对苍穹。长安返回黎浚行,爹竟一命丧黎城。秋风吹雁影,雨雪落冰冷。
  [幕后众唱][圣药王]太仓公,魂西行,名医命绝浚黎城。大河边,葬墓茔,伾山北麓痛哭声,悲孝女缇萦。
  [端木浚云]缇萦妹妹,咱们还是回去罢。
  [缇萦云]黎云哥哥,妹妹想祭奠爹爹一番,以表对爹爹的生荣死哀之情。
  [端木浚云]就答应妹妹,只是不要再哭,你看这雨雪交加,莫要冻病妹妹。
  [缇萦读太仓公祭文云]维传承扁鹊之术,造福桑梓之愿,泪血归茔今日,不孝女缇萦,谨以伾山之柏,浚黎之泉,卫地之土,拜泣爹爹墓茔,以此祭文,洒泪祭奠哀思,痛悼爹爹魂灵西归,愿爹爹在天安乐。
  [幕后众唱][天净沙]浚泉卫地苍穹,大伾山麓悲声,哭祭哀伤墓冢。缇萦痛,乡亲送太仓公。
  [众人默默向前靠近,缇萦再次泪流满面。
  [缇萦继续读太仓公祭文云]爹爹幼年贫穷凄苦,湮沦而莫能考之矣。爹爹幼年之昔,其质秉资颖悟而过人,其性禀赋善慈而为怀,其德悲天悯人而心诚。瘟魅逞威而恶齐地,有感于怀引为己任。自是立志而学医,卒得扁鹊之脉络。治病起死回生之妙手,齐地盛传英才而自矜。医者药到病除之佳话,致使门庭若市而接踵。不求高官厚禄之富贵,惟愿积德行善于民间。遂辞太仓之县令,民间疾苦牵情感。常拒高第贵胄之朱户,愿往黎民百姓之茅舍。行医慈悲方为本,贫者送医应舍药,富者按价照收银,桑梓父老齐颂赞。
  [幕后众唱][雪里梅]治病济哀鸿,妙手救苍生。行善慈悲,德高望重,淳于意公。
  [缇萦唱][望远行]忆瘟魅肆虐横行,治疫情医术穷。几曾凄惨睹哀鸿,济世慈悲情,良方精。鞠躬尽瘁诚,黎民蒙惠生,万民颂德谢恩公。鼎炉剩药曾经,襟湿泪渍哭长空。
  [众人上前解劝。
  [田牛、许鲁引众乡亲登场。
  [田牛、许鲁及几位乡亲泪流满面,跪在墓茔前开始烧纸点香。
  [田牛云]太仓公,我等避兵祸南逃路经黎阳津,道听途说,才得知您命归黄泉,惨遭不幸。我等赶来,给恩公上香烧纸,祭拜恩公。
  [缇萦云]缇萦这里给家乡的父老乡亲谢孝了。
  [缇萦跪地给众乡亲磕头,众乡亲上前搀扶。
  [缇萦继续读太仓公祭文云]忆起文帝年间之瘟魅,几曾肆虐逞威于齐地。哭声遍野,民不聊生,目睹病疫之惨景,岂有坐视而不理?爹爹夙兴夜寐,靡有朝矣。素操回生之术,恒怀济世之心,废寝忘食,配置良方,鞠躬尽瘁,解民倒悬。跋山涉水,送药上门,鼎炉之剩药犹存,襟泪之余痕尚渍,齐地苍生蒙惠而得生者数以千计。
  [幕后众唱][早乡词]忆曾经,思意公,辞官职、济世苍生。美名传、人赞颂,德慈悲、善心动,魄魂归,身影黎城。
  [燕儿、卫儿搀扶缇萦。
  [燕儿、卫儿同云]姐姐,天气寒冷,姐姐不能再哭了,咱们回去。
  [姜齐携妻儿老小登场。
  [姜齐携妻儿老小匍匐在墓茔前嚎啕大哭。
  [缇萦继续读太仓公祭文云]时有临淄贫户姜姓者,九口之家,糠菜不足饱其腹,又遇瘟魔,全家性命危在旦夕。爹爹悉之,亲至其家,为其诊治。愈后复赉稻谷五斗,粗布百尺,解其饥寒之忧。姜感爹爹活命之恩,携妻儿五体投地,感激涕零。自是,爹爹名扬遐迩,声闻四方,为爹爹祝福颂德之声洋溢齐地。
  [燕子、卫儿同云]姐姐,天气寒冷,姐姐不能再继续了,咱们回去。
  [姜齐云]闺女,俺就是你说的姜姓九口那家,俺叫姜齐,这是俺老婆和孩子们。俺听说太仓公被皇帝老儿免罪,就要回到临淄,俺全家都很高兴。原本想进城一趟,可家乡突然闹起兵祸,俺只好随乡亲们南逃,早上俺在黎阳津听到人们都在议论恩公,方知恩公遭难。
  [姜齐唱] [阿纳忽]哀忆恩公,救俺重生。哭坟墓悲伤痛,祭拜坟茔。
  [姜齐再次嚎啕大哭,众人上前解劝。
  [缇萦云]谢谢姜大伯一家不远迢迢来祭奠俺爹爹。
  [缇萦跪地给姜齐磕头,众人拉起。
  [缇萦继续读太仓公祭文云]爹爹济贫扶危,救死扶伤,救人于患,慷慨不遗余力,虽耗尽家业,亦无憾于心,可谓医者楷模。谁知天有风生云起,竟有富豪权贵罗织罪名,送爹爹京都长安苦受肉刑。不孝女随爹爹进得长安,甘心为奴官府,愿替俺爹爹赎那冤枉之罪,以免爹爹身受肉刑。不孝女感动文帝,爹爹被免罪准回原籍。
  [端木浚云]缇萦妹妹,天气寒冷,小心病倒,咱们还是回去罢。
  [缇萦云]黎云哥哥,你就让妹妹聊此心愿罢。
  [缇萦唱][梧叶儿]人将病,天无情,秋雨助西风。风吹送,爹墓茔,叶凋零,北雁飞、魂归怨声。
  [端木浚云]缇萦妹妹,天气寒冷,小心病倒,咱们还是回去罢。
  [缇萦继续读太仓公祭文云]归途路经黎阳,幸遇黎云哥哥接纳,寄宿黎阳城中,且被病人滞留黎川,爹爹声望相闻于巷,病人纷至沓来。爹爹享齐地父老之尊敬,受黎阳百姓之爱戴。惜呼!不期故土兵燹,无家可回,黎阳兵祸,爹爹一命西归。恶噩传出,黎阳平民如丧考妣,归莹今日,奠祭者如潮,哭声遍野,呜呼,哀哉!
  [众人上前解劝缇萦,缇萦倒在泥水之中,强拉不起。
  [绢萦、绸萦、红萦、络萦并家人满身素服上场,直奔墓茔,四个女儿趴在爹爹坟头,哭声一片。
  [田牛、许鲁及几位乡亲上前解劝。
  [田牛云]闺女,俺与这位许鲁还有这些乡亲,和你们一样,都是从齐地逃出来的,都是在黎阳津得到的消息,这就赶过来祭拜太仓公。闺女呀,天气寒冷,小心病倒,你们都快快起来,快去救你们家小妹。
  [缇萦苏醒,姐妹五人抱头痛哭。
  [绢萦云]谢谢田大伯,谢谢许鲁大叔,谢谢乡亲们。
  [姐妹五人同时跪地磕头,众乡亲上前扶起。
  [缇萦云]四位姐姐,让小妹把祭奠爹爹的祭文读完。
  [缇萦继续读太仓公祭文云]不孝女缇萦自临浊世,感恩爹爹养育教化,拜谢传授望闻问切,得以行医民间,扬名于家乡,蜚声于黎阳。怎奈爹爹撇儿撒手自顾西行,把我们姐妹五人留于乱世,不孝女万无一报,悔恨终生!举头西望灵河遥遥,欲寻无处,生死永别,令不孝女缇萦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五姐妹已是昏昏沉沉,众人悲泪,有人失声痛哭。
  [缇萦继续读太仓公祭文云]乱世苍生,命似蝼蚁,剖缇萦之心,忿犹未释!昊天昏暗,灵魂与容颜同销,风雨秋残,教诲共父爱皆绝。连天衰草,岂独缇萦,匝地悲声,呼天不应。黎川东逝,伾山愁云横渡雨雪,黎津云雾,隔河远望乡关悲声。缇萦泪血,斑斑洒向西风,今生诀别,相见永成亘古。呜呼哀哉!仅此祭奠!
  [缇萦瘫倒在泥水之中,昏死过去,众人手忙脚乱。
  [许鲁云]闺女命好苦啊!俺与太仓公平日多有往来,不想那日送太仓公进长安,竟成千古永别。太仓公啊,你一家太不幸也,你家在兵祸中成为废墟一片,老嫂子也已驾鹤西归,俺到处打听你的几个闺女,现在好了,你的五个闺女都来了。俺的老哥哥,凄惨啊!我等这些黎民百姓死里逃生,啥时间能有太平日子呀?
  [缇萦苏醒,恰好听到许鲁诉说。
  [缇萦云]母亲,俺的娘亲啊!姐姐,姐姐……[再次昏厥。
  [四个姐姐上前,大姐绢萦一把抱住缇萦。
  [绢萦慢慢苏醒唱][金菊花]西风北雁叫长空,似懂人间悲苦情,爹娘撇儿尘世中。追忆音容,千古恨悲声。
  [缇萦唱] [浪来里]归去空,恨不能。爹娘养育万千情,儿女报恩哭梦醒。只留伤痛,今生今世想曾经。
  [并下。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李梦群
下一篇:缇萦黎阳恋(4)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设置签名将在此处展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文集投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8-19 03:47 , Processed in 0.156251 second(s), 14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