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纯文学·龙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1|回复: 0

[社会] 缇萦黎阳恋(4)

[复制链接]

155

作品

184

互动

3685

积分

版主

龙币
3466
好友
3
精华
7
注册时间
2018-2-16
最后登录
2018-7-20
在线时间
44 小时
听众
3
收听
0
性别
发表于 2018-4-16 09: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缇萦黎阳恋(4)
秋雨
(2010年5月30日)
第七幕  暗算缇萦计谋害人

  [场景:黎阳县衙后花园。后花园,池水波光粼粼,小桥曲径,青荷,绿柳,假山,凉亭。绿柳新丝垂岸,青荷初绽水中,燕子穿梭于湖水之上,鱼儿戏游于青荷之下。
  [桑丘德提着鸟笼歪斜着上场云]本少爷姓桑丘,单名德,字璪旒,人送外号小霸王。有人偷着叫我丧球德,说我是皇帝帽沿上的串珠,天天在皇帝面前晃悠,造孽多端,皇帝就是视而不见。一个个乌鸦嘴,都他妈是扯淡,凭本少爷经常打架斗殴,膂力过人,倒曳九牛,怕你们不成!少爷我原本住在黎阳城北桑村,祖辈以农耕种桑为生,受祖宗魂佑,我家倒也吃香喝辣,风风光光。谁知我老爹不务正业,常外出戏鸡玩鸟,偷偷摸摸,这次七国反叛朝廷,老爹高瞻远瞩,见风使舵,偷偷渡过黎阳津,进入周亚夫率领的汉军,我家也因祸得福。黎阳县令被逮住,老爹可是立了大功,因此坐上黎阳县衙,我们全家也就搬进黎阳城中,这回一步登天,谁敢说我老爹兔子尾巴长不了,我老爹坐镇县衙,那是殷纣王的江山——铁桶一般。你们一个个乌鸦嘴,我可告诉你们,喝了朝歌的水,不能再说纣王无道。正是:
  浚水伾山转,今年到我家。黎阳爷富贵,哪个敢呲牙。
  有酒天天醉,瞒人夜润花。风流魂梦死,不枉好年华。
  [桑丘德唱] [越调][斗鹌鹑]玩鸟伾山,天天醉酒。老子英雄,少爷抖擞。无事生非,摸鸡斗狗。爱你身、伸我手,谁敢开言,死人闭口。
  [康穷上场云]小老儿姓康,名穷,家住黎阳城北康庄,就在桑村西面,中间隔着个朱庄。我家村上都是苦命人家,风水阴阳先生说,都是朱庄妨的,猪吃糠,可不就把我家村上害苦了,一个个人前孙儿似的。[面向场外]你说什么?干脆改成孙庄算了?那可使不得,村南就有一个孙庄,不像我们村没志气。孙庄村里先有贾家,后有孙、李,继后又有黄、马、张、杨,原本叫老爷庄,一次皇帝老儿乘龙舟沿卫水从老爷庄经过,硬是给改成了孙庄。不如叫成李庄、马庄、贾庄?也使不得,桑村东边是马庄,西边是李庄,北面是贾庄。
  [桑丘德云]康穷,在那里自言自语什么?什么真庄假庄,说的都是哪一朝哪一代的事情,也不过来见本少爷。
  [康穷云]见过少爷。小老儿说的是贾庄,就是前几年从关中迁来的那几家,是老爷让他们在桑村北边开垦荒地,其他几个村子也都是老爷安排的。听说贾庄几个后生闹着要南迁吴楚,说是江东有个石头小镇,他们要到那里去。我们康庄与他们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从不过问贾庄的事。
  [桑丘德云]人挪活,树挪死。你看我老爹,一挪过黎阳津,立时就当了大官,如果我老爹胆再大点,再挪一下,挪到沛县,说不定俺老爹就是汉高祖,即使当不成皇帝,将来到了我这一代或者过上几代,至少也能挟天子以令诸侯。贾庄那几个小子胆就够大,如果真的前往江东石头小镇,说不定子孙后代就能飞黄腾达。
  [康穷云]后生们都爱做梦,就让贾家那几个小子去做他们的石头梦罢。小老儿不会做石头梦,无非是个给桑老爷家干活的,我这个人勤快,眼皮活,时常嘴也甜,既是常爱干点那事也总背着老爷。桑丘老爷慢慢看上小老儿,小老儿也就成了管家。他们都说小老儿是在助纣为虐,牝鸡司晨,说我是百无禁忌,作威作福 ,玩火自焚,我看他们是吃不到葡萄就说酸,世上有几个不食周粟之人?一个个委委佗佗,像是帅着黄钺白旄的百夫致师,自视汗牛充栋,爱礼存羊,高风亮节,大义灭亲,不可一世。真是兔丝燕麦,南箕北斗,抱瓮灌园,愚不可及!
  [桑丘德云]发什么牢骚!让你办的事情如何?
  [康穷云]差点把正事忘了。我带着家丁前去回春堂,说是少爷有病,想请缇萦那妞,端木浚那小子硬是不让缇萦出门,我们把回春堂给砸了个稀巴烂。
  [桑丘德云]你个笨蛋,不会把缇萦绑来!你想让本少爷病倒床上,本少爷看那妞一眼,就得了相思病,很想一下子到手,你就不理解本少爷相思之苦?就不知道本少爷也想做那石头梦。
  [桑丘德唱] [紫花儿序]那妞好看,美若天仙,把我魂勾。多想床头,欲罢难休。谁牛?棍棒加身情不留!亲她樱口,一夜消魂,死也风流。
  [康穷云]少爷,捆不得,那些刁民怒不可遏,想把我们几个吃了。这事如何是好?不行就让老爷把回春堂封了!
  [桑丘德云]不可,这事不能让我老爹那个色鬼知道,让他知道,本少爷就吃不上那口仙桃了。你可不能随便给我爹乱说,小心本少爷告你黑状,本少爷这叫以暴易暴!
  [康穷云]我有什么好告的?少爷可别吓唬小老儿。
  [桑丘德云]你那懊糟事还少嘛!那年收麦子,你假说要去小解,跑到几里地外的卫水边上,本少爷偷跟着你,原来你是在那柳树林子里……
  [康穷云]少爷快不要说,隔墙有耳。
  [桑丘德云]后来我爹很是不满,说你是磨洋工,找理由偷懒,要你以后小解时遮遮眼就行了,不用跑那么远。你倒好,玩起了一叶目障,不见泰山,抓把麦杆盖着自己的狗眼,站在赵憨家的面前撒尿。你是没看见她爹,她爹也不是你的老泰山,可你们俩夜里就……
  [康穷云]少爷快不要说,隔墙有耳。
  [桑丘德云]你与赵憨家的白天偷鸡摸狗,恰窍我爹叫你,你却迟迟不能到场。后来我爹说你,以后要随叫随到。那天你弯着腰在井里打水,我爹想提拔你,要对你进行考察,你还真的敏捷,松了井绳就走。见了我爹后你却说,为老爷侍从,绝不含糊。我老爹对你十分满意,你回去就去打捞水桶,你哪里是要捞水桶,你是见狗孬家的在井台洗衣服,你们俩在说悄悄话。本少爷偷听你小声问狗孬家的昨天舒不舒服,还说一会儿再找个地方,再……
  [康穷云]少爷快不要说了,小老儿那是白圭之玷,一定改过自新,别再说了。以后愿为少爷剖腹葬肝,唯少爷之命侍从,别再说了。
  [桑丘德云]这就对了,听我爹那个老色鬼的有什么好处,他只会自己享受。你不是要改过自新吗?听本少爷的,改过凭你自己,自新就不用了,本少爷会给你在城里物色几个漂亮的,让你天天自新,尽管消魂。不是有句话叫周设三监嘛,本少爷也给你设上三间房子,也让你搞个三监之乱,看看你有多大的牛劲。正是:
  春风着意偷梳柳,夜雨瞒人去润花。
  狼狈勾连无好事,合污气味祸人家。
  [桑丘德唱] [调笑令]谁牛?苦哀求,上我船儿玩小妞。风流梦醉凭消受,快活中幽香透。播种撒情一夜柔,她声泪我难休。
  [康穷云]少爷,我这就去找家丁,把缇萦那死妮子绑来。
  [桑丘德云]不可,端木浚家周围那些刁民不好对付,那死妮子人缘也好,黎阳城中都说他是七仙女下凡,咱们不能明着硬抢。你个猪脑子,动动脑筋,本少爷真是对牛弹琴,不要只顾自己找女人天天自新,也多想着本少爷,本少爷哪一天不想自新?
  [康穷云]是,是!听说城中有家丹药房,淳于意那个死老头子来到黎阳城时,前任县令给淳于意送匾,丹药房老板黎郭真人就很是气愤。你道黎郭真人是谁,就是齐地东郭的同门,也是炼丹的,大伾山上就有他的丹炉。淳于意坐大牢,西去长安受肉刑,就是东郭给整出来的事儿,淳于意自长安来到黎阳,东郭为此专门偷着来找过黎郭真人。后来一脚踢死淳于意的三个兵痞,其实就是黎郭真人玩的戏法。
  [桑丘德云]你如何得知?
  [康穷云]那个前任县令找到周亚夫军营,要替淳于意讨个公道,要追查凶手,周亚夫把这个案子交给了老爷。老爷与黎郭真人早有往来,早就想扳倒那个前任县令。果然有人出来告发前任县令,最后那个县令被抓进大牢。前几天黎郭真人还来拜访老爷……
  [桑丘德云]好了,好了!说那么多干啥,快去把黎郭真人请来!咱们要与黎郭真人相互取长补短,这一回要让端木浚那小子吃场官司,把他送往长安,让回春堂土崩瓦解。端木浚只要离开黎阳,缇萦又是个外乡人,只有乖乖爬上本少爷的床。看本少爷如何把她搂在怀里,让她香汗淋漓,一夜昏死几回!哈哈,正是: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借刀雪恨伤他命,抱得缇萦骨醉苏。
  [康穷云]遵少爷吩咐,小老儿这就去请。[下场。
  [桑丘德唱] [小桃红]无端乍起很多仇,驱使他人斗。鹬蚌相争静时候,坐船头,借刀索命神难救。缇萦恨心,将魂勾尽,欲搂抱温柔。
  [康穷引道人装束的黎郭真人上场。
  [黎郭真人云]我本是太上老君的徒儿转世,在这大伾山上炼丹修行,黎阳城郭赫赫有名,人送仙号黎郭真人。
  [康穷云]黎阳城中乌鸦嘴真多,都在说真人您在卖假丹药,坑国害民。
  [黎郭真人云]废话!我要不卖些假丹药,哪里来那么多银子?我无非是个转世的童儿,哪里能练出灵丹妙药?有能耐上天要去,我师父太上老君那里有的是仙丹!一个个乌鸦嘴,说我的假药又涨价了,找新县令说去!我卖的假丹药有新县令一半的好处,不涨价行吗?
  [康穷云]他们都在说您的丹药又改了名字,稀奇古怪的,还借着改名胡乱涨价。
  [黎郭真人云]他们傻呀!不改成“吐番诸部西州回鹘亦力把里楼兰龟兹鞑靼”那样古怪的名儿,咋个糊弄人?还叫“黎浚伾山土丹”,咋个涨价,咋个拿来大把大把的银子?一个个乌压嘴,真是舌不可扪,小心新县令抓他们大牢!嫌贵就别卖,就不要上我的当,谁也没有请他们,他们愿打愿挨,与我何干!
  [康穷云]您就不怕没人买吗?
  [黎郭真人云]不会没人买的,这个上当了,那个又来了,老的上当了,小的又长大了,他们会前赴后继来买我的假丹药。浚地黎阳没人买,北戎、山戎、白狄、赤狄、匈奴、东胡、羌、中山、乌孙、匈奴、丁令、鲜卑、夫余、挹娄、羌胡、契骨、敕勒、柔然、吐骨浑、失韦、勿吉、康居、太月氏、大宛、疏勒、车师、于阗、肃慎、乌桓、哀牢、黑汗、辽、黄头回鹘、西夏、大理、瓦刺、燕、齐、秦、晋、鲁、宋、楚、吴、越、赵、魏、韩、吴等等,他们都会来买的。没见黎阳津人来人往,真个是黎阳通外域,黎津连遐方,我就不相信我的假丹药没有销路。
  [康穷云]真人不愧神仙,真是黎阳之福也。
  [黎郭真人云]我炼丹为人治病,以求长生不老,可淳于意那厮毁我名誉,硬说那些气喘、粗颈、浮肿等死亡的病人是吃我仙丹所致。在齐地我的同门师弟东郭没把他整死,他又来黎阳捣乱,这种人留在世上何用,早死黎阳早安静。那个缇萦比她爹更坏,明目张胆劝人不要吃我的仙丹,真是找死!
  [二人看到桑丘德。
  [黎郭真人云]见过少爷,不知唤我前来有何要事?
  [桑丘德云]欢迎真人惠然肯来!听说你与家父要好,特请您来见见,以后好多来往,相互有个照应,请真人上坐![坐进凉亭。
  [康穷端来水果,倒上茶水。
  [黎郭真人云]今日一见,少爷果然出众,黎阳城中都在议论少爷,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以后定能飞黄腾达。
  [桑丘德云]感谢真人夸赞!昨天本少爷前往回春堂,那个缇萦死妮子说您许多坏话,劝我千万不要吃您的仙丹,说是能致人死命。她身边有个叫端木浚的小子,比缇萦说的更凶,两个人你唱我和,眉来眼去,一看就不正经,绝对是一路货色,我心中很是气愤!
  [桑丘德唱] [秃厮儿]男女偷情抱搂,尽风流不知羞,心中恨难消别扭。妒他恋,梦香柔,成仇。
  [黎郭真人云]应该让你爹把他们赶出黎阳城,少让他们在这里卖弄风骚。
  [康穷云]真人不可,缇萦那死妮子很会蛊惑人心,那样将置老爷不仁不义。
  [桑丘德云]就你会替我爹考虑,什么不欺暗室,哪个不是点着灯干事?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他自己没达到欲望,咋会拱手让给别人?本少爷看到的是己说不愚,务使愚人。本少爷就是要以强凌弱,恶居下流,谁能怎么样?一个是淳于意,一个是端木浚,两个淳、端家的坏蛋,都是两个字的名儿,一定都犯过罪,我大汉朝凡叫两个字名儿的多是罪臣或是进过缧绁。
  [黎郭真人云]少爷气糊涂了,不是淳、端,是淳于、端木,都是复姓。少爷莫要生气,气坏了身子,如何消受缇萦那个死妮子?咱们还是需要细细切磋琢磨一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们好好合计合计,来他个一匡天下。我们要与回春堂分庭抗礼,就不能按兵不动,要让他们成为丧家之犬,不让缇萦主动上少爷的床死不罢休!
  [桑丘德云]上不上床并不重要,我是看端木浚可恶!真人不是总想灭了他们吗?你又是炼丹高人,就不能做些手脚,把端木浚塞进大牢,押解长安,让他一命归天!
  [桑丘德唱] [圣药王]爱恋愁,真人求,那厮可恶恼心头。把他囚,砍他头,长安问斩恨方休,得手乐悠悠。
  [穷道人拿着块骨板上场。
  [穷道人云]墙里说话墙外听,隐隐约约,模模糊糊,听了个大概意思,像是要干什么坏事,他们几个臭味相投,反正不会干什么好事。[打起骨板]
  孽子横行又霸道,官爹撑腰,杀人借刀心龌浞,害人未了坐囚牢。
  狗腿醉生又梦死,官家撑腰,气味相投狼狈奸,主仆末了鬼魂邀。
  造假欺老又骗少,官府撑腰,修行少德天界怒,遭诛末了进阴曹。
  孽子无能又缺德,官爹撑腰,无事生非祸殃民,命终末了魂九霄。
  [穷道人唱] [鬼三台]无端斗,黑心臭,人间恶狗。天良丧,兽一丘,行尸赖丑。殃民造孽相聚首,万夫怒指一罪囚。万古昭彰,千年骂朽。[穷道人狂歌]
  人间无常,众生唱戏忙,生旦欢悲,净末齐上场。
  小丑儿专营跳梁,绿黄红紫美梦随风荡。
  乔扮装,如何总是演凄凉?
  昨晚沉醉酒红魄魂骨,今日登台正襟坐只狼。
  谋计量,黑肚肠,背靠官府一时狂。
  正叹红翠未入怀,哪知将要缧绁亡。
  欺善良,谁曾想孽子更荒唐。
  鼠辈折弯腰,溜须拍马样,昨悲奴颜泣,今恨横眉状。
  良心丧,修行无德祸黎民,臭皮囊。
  气昂昂衣冠楚楚人面场,忘记谁是他爹娘。
  好悲凉,到头来死无葬身沦落在他乡。
  [桑丘德云]康穷,快去把墙外那个疯子轰走![对着黎郭真人]人称您是黎郭真人,您能容得下这种疯子胡闹?还不送他几粒仙丹,要他快快升天成仙!
  [黎郭真人云]少爷聪明,这就照少爷吩咐立即行动,送疯子魂归西天,也把端木浚塞进缧绁,送往长安,要他头断血流![下场。
  [桑丘德唱] [麻郎儿]相思小妞,口水偷流。天仙媚、万千恨愁,好难耐、如何能够?
  [幺篇]暗里借刀计谋,生是非、嫁祸寻仇。夺心欢、杀他不留,争所爱、血流拼斗。
  [并下。
第八幕  生死别血泪黎阳津

  [场景:黎阳津。暮秋天气,云淡天高,雁叫长空。黎阳津口,西风劲吹,落叶纷飞,枯草飘零,行人稀少。
  [两个解差手拿棍棒,端木浚带着木制枷锁,解差推搡着端木浚上场。
  [两个解差同云]快走,快走!刚出黎阳城就磨磨蹭蹭,何时才能到达长安?快走,快走!
  [端木浚云]两位解官,看在我为黎阳百姓医病救人的份上,你们就高抬贵手,让我等等缇萦他们,也好最后见上一面。
  [一解差云]你个死囚犯,什么一口一个医病救人,害死数条人命,那个穷道人就死在回春堂,还有脸说,真是厚颜无耻!
  [端木浚云]我没有害死人命,是有人嫁祸,栽赃陷害,我端木浚冤枉啊!
  [一解差云]小老弟,别再喊了,已经认供画押,还什么冤不冤的,到了长安,咔嚓一刀,什么都没有了,等着二十年后再喊冤罢。
  [端木浚云]冤枉啊!他们将我打昏,硬把我的手印按上去的。苍天啊,你快睁开眼看看,看看黎阳城中屈死的冤魂罢!想不到我端木浚命运如此悲惨,苍天瞎眼啊!唉――
  伾山风雨路长安,抛闪黎阳别故园。洒泪黎津河岸望,西风落叶碧云天。
  [端木浚唱] [正宫][端正好]祸无端,冤屈泪,雁长空,津口寒悲。凡尘恶孽几多罪,唯有伤心碎。
  [缇萦一身素服引老家员、燕儿、卫儿登场。
  [缇萦云]黎云哥哥慢走,黎云哥哥慢走,等等缇萦妹妹啊!好个伤悲啊――
  生死飘零卫水流,泪湿罗裳,别恨心头。此情伤别怎消除?遭祸冤囚,命尽魂游。
  叶落香残浚地秋,雁叫声声,独对离愁。长安谁寄信飞来?爱恋柔柔,魂魄悠悠。
  [缇萦唱] [滚绣球] 浚地秋,黄叶飞,花凋去,黎津悲泪,生死路,魂断难追。雁叫声,血色晖,诀别时奈何相对,生死离无语魂飞。满怀情愫哭天地,秋谢情残梦化灰,爱恋无归。
  [缇萦云]两位解官慢走,请让我们两个见上最后一面。
  [两个解差同云]不行,不行!还要赶快过黎阳津,早早离开卫地。
  [老家员云]两位解官,看在小老儿面上,就让两个孩儿说上几句,他们这就要生死别离,就让他们见上一面罢。[老家员给两个解差手里塞东西。
  [燕儿、卫儿同云]两位解官老爷,我们给你磕头了,就让姐姐哥哥见上一面罢。[两人哭着磕头。
  [一解差云]好了,好了!看在你们心虔诚,那就见上一面罢,有话抓紧说,有屁抓紧放,我们还要赶路。
  [端木浚云]我这个样子,你们还来看我做什么,不如不再相见为好。
  [端木浚唱][倘秀才]一阵阵,撕心裂肺,情缕缕,香消玉碎,今世今生恨也悲。魂化鹤,梦回归,任飞。
  [缇萦扑入端木浚怀抱,泣不成声,老家员老泪纵横,燕儿、卫儿哭着欲撕开木枷。
  [缇萦云]哥哥呀,妹妹只说今生今世已成诀别,想不到又是在黎阳津相见。咱们初次相见就是在这黎阳津,今天又是黎阳津口。那时间柳绿花红,燕子欢飞,可如今万物凋零,北雁南飞。触景生情,好个伤悲!
  [端木浚云]哥哥好个无奈,不知哪个歹人嫁祸,让你我命运如此悲惨。
  [端木浚唱] [滚绣球]想那时,魂梦飞,时不再、来生相会,阴间路,有去无归。伤别离,万念灰,灵河岸他乡哭泪,奈何桥化鬼轮回。满怀心事说无处,转世来生妹是谁,雁叫声催。
  [缇萦云]哥哥呀,妹妹也好个无奈。县令大人也已惨遭诬陷,自身不保,命在旦夕,谁还能搭救我们啊?妹妹不如追随哥哥一同他乡,我们死后就化成一对仙鹤,不离不弃,蓝天飞翔。
  [缇萦唱] [倘秀才]落纷纷,西风劲吹,凄惨惨,天昏地黑,家破人亡妹靠谁?魂化鹤,梦中回,伴飞。
  [两个解差同云]时间到,走了,走了!
  [端木浚云]缇萦妹妹,你们几个快快回去罢。妹妹对哥哥的情谊,容哥哥来生还报。今生已不能够,来生定与妹妹白头偕老,恩爱终生。
  [缇萦云]黎云哥哥,你就在长安等着妹妹,妹妹要再次踏上西去之路,舍出性命也要搭救哥哥。如若不成,人间我们做不得夫妻,他乡也要化作一对仙鹤,比翼双飞。哥哥呀!我要与你长相厮守,不离不弃。就像书中所说:“山无棱,水为竭,冬雷滚滚、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缇萦唱] [塞鸿秋]一声快走催心碎,从今永别难相会。黎津缘遇情陶醉,如今相送人憔悴。大伾山欲摧,卫地天将坠,惊涛拍岸愁云泪。
  [端木浚云]傻妹妹,要好好生活下去,要替哥哥看着那些歹人遭天打雷劈。
  [端木浚唱] [醉太平]别离手挥,西去头回,今生此去两情悲,冤魂梦归。人间爱恋缘相会,他乡孤苦游魂碎,来生比翼碧天飞,相约卫水。
  [一解差云]快走,快走,不催你们,一天也说个没完。
  [一解差云]快走,快走!
  [两个解差用棍棒驱赶端木浚,三人并下。
  [缇萦云] 黎云哥哥,黎云哥哥……
  [幕后众唱] [人月圆]相知相恋成双对,无悔爱同飞。伾山无棱,浚川水竭,天荒地老,生死相随。
  [缇萦昏厥倒地。老家员、燕儿、卫儿上前搭救,缇萦慢慢苏醒。
  [缇萦唱][耍孩儿]天旋地转啼红泪,魄去魂飘梦归。情消爱去大川东,黎津劳燕西飞。千里望尽云天外,满目凋零皆是悲。哭心碎,声声远去,血泪难回。
  [缇萦云]黎云哥哥此去,将是今生永别。黎云哥哥――
  [缇萦唱] [五煞]黎津见,美梦随,鹿台淇水称哥妹。追忆初相遇,月下琴声竹影窥。哥哥醉,知音恨晚,小妹魂飞。
  [老家员、燕儿、卫儿上前解劝。
  [老家员云]缇萦小姐,黎云公子身影远去,咱们还是快快回去罢。
  [缇萦唱][四煞] 山毓秀,地灵慧,哥哥人杰缇萦愧。爹爹夸赞师门幸,医学传承济世悲。空相对,如今人去,心碎难回。
  [燕儿、卫儿同云]姐姐,咱们回去罢,这里风大,快快回去罢。
  [缇萦唱] [三煞]忧愁诉,自憔悴,大河东逝天将坠。爹爹撒手眠伾麓,哥又长安永不回。缇萦泪,呼天无助,怨恨凭谁?
  [燕儿、卫儿硬拉着缇萦向回走,缇萦向西而跪。
  [缇萦唱][二煞]黎津送,撕心扉,夕阳古道无人对。秋风阵阵天将暗,枯叶飘飘漫卷飞。哭长跪,向天祭拜,枉死冤亏。
  [缇萦云]你们先回罢,俺要再次踏上长安之路,去救黎云性命。如若救不出黎云哥哥,俺就为他收尸,俺不能让黎云哥哥成为孤魂野鬼。
  [缇萦唱][一煞]长安去,命难追,伸冤无处魂将鬼。孤魂野鬼凄凉景,生死他乡妹伴陪。秋风醉,哀鸿寒月,玉碎灰飞。
  [尾声]情难却,同化鬼,来生双鹤伾山住,鹤恋黎浚山川水。
  [并下。
尾  声  黎阳恋魂归来鹤亭

  [场景:大伾山落虹桥。天空碧碧,白云朵朵。大伾山孤峰突起,满山苍翠,悬崖峭壁,怪石嶙峋。山崖处有来鹤亭,山崖下是落虹桥,桥横跨于浴鹤池上,池中清水涟漪,荇藻翻碧。
  [一对仙鹤自天外飞来,落于来鹤亭处,在亭下起舞。
  [幕后众唱][仙吕][端正好]天外来,千年叹,丹丘壁,起舞翩跹。生前相遇黎津怨,化鹤伾山恋。
  [缇萦幕后云]黎云哥哥,我们终于飞回来了。
  [幕后雅士云]归来归来兮,物换景移兮,正是:
  双鹤飞来天外影,丹丘宛在水中央。
  缇萦醉梦千年后,浚地仙魂万古香。
  [端木浚幕后云]缇萦妹妹,我们回来了。正是:
  鹤来飞落飞来鹤,情恋浚黎浚恋情。
  哥妹魂归魂妹哥,生生死死死生生。
  [缇萦幕后云]好坏的黎云哥哥,又在作弄妹妹,你这是谑而不虐,令俺搔首踟蹰,一时想不起来如何是好。俺给你翻过来读:
  生生死死死生生,哥妹魂归魂妹哥。
  情恋浚黎浚恋情,鹤来飞落飞来鹤。
  [端木浚幕后云]缇萦妹妹真是聪慧过人,你这可是得过且过,令哥哥不亦悦乎。
  [缇萦幕后云] 黎云哥哥,俺想去看看爹爹的墓茔,也想去看看咱们当年的回春堂。
  [端木浚幕后云]哥哥也正有此意,咱们为师父献上几束鲜花,再到回春堂弹琴给妹妹听。
  [一对仙鹤起飞,在大伾山北麓盘旋。
  [缇萦幕后云] 黎云哥哥,你看大伾山东北成了一片沼泽,大河也不知何处,哪里还有我们的回春堂。
  [端木浚幕后云]妹妹,也许伾山西麓就是新的黎阳城罢。
  [端木浚幕后唱] [赏花时]沧海桑田人世间,黎浚山河鸟瞰观。一梦越千年,黎阳物换,时过景移迁。
  [缇萦幕后唱] [点绛唇] 茔墓山边,爹爹不见,缇萦怨。魂梦黎阳,鸟瞰思千万。
  [端木浚幕后云]妹妹,又在思念爹爹吗?咱们明天沿着这卫水北去,飞到齐地,飞到临淄,去看看妹妹的故乡,去寻觅当年。
  [缇萦幕后云]谢谢哥哥,俺要去找寻母亲,找寻俺的几位姐姐,梦回故乡。哥哥呀,你可知妹妹心中的家乡吗?
  [端木浚幕后云]哥哥怎么能知道妹妹心中的家乡。妹妹不妨给哥哥说说。
  [缇萦幕后云]在妹妹的心中,家乡就是月光照耀下埋有祖先的土地,大伾山下埋着爹爹,这黎阳也算是俺的家乡。俺总在渡过玄想的夜晚,总怕梦中月光消失,月光消失,梦中的家乡也就消失。
  [端木浚幕后云]妹妹,咱们已经在天比翼,成为一家,哥哥的家乡,当然也是妹妹的家乡。
  [端木浚幕后唱] [天下乐]比翼苍穹把手牵,成仙,双鹤欢,长空万里飞碧天。登鹿台,淇水湾,逆流飞大山。
  [缇萦幕后云]哥哥前世可是应允妹妹,说是要去太行淇河岸边,寻找箕子,听他操琴,看他对弈,说话可要算数。
  [端木浚幕后云]哥哥从来说话算数,就请箕子在淇河岸边太行壁崖上,为咱开辟出一个跳舞唱歌的地方,就叫鹤壁,你看可好?
  [缇萦幕后云]妹妹就依哥哥,那个地方就叫鹤壁,就在那里听箕子琴音,听宁戚唱扣角歌,每天飞行在淇水岸边的鹤壁与大伾山上的来鹤亭之间,直到白头。
  [一对仙鹤再次落于来鹤亭处,在亭下起舞。
  [幕后众唱][ 四季花]年年岁岁鹤飞天,舞影大伾山。落虹桥首观寥廓,浴鹤池中仙。水云缘,缇萦眷恋黎川。
  [幺篇]醉听琼台琴音恋,起歌声,雾漫伾岚。仙鹤舞,影翩跹,缇萦魂浚山。
  [幕闭。
作者其它文章



上一篇:缇萦黎阳恋(3)
下一篇:那些人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设置签名将在此处展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联系我们|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7-21 11:41 , Processed in 0.156243 second(s), 14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