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纯文学·龙网

 找回密码
 开通用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繁荣纯文学,诚招版主视频教程及站长帮助纸媒《天马》(诚招纸媒)重点推介作家
查看: 79|回复: 1

[散文随笔] 《小鸡蹦蹦,蹦不完的思念》 文: 张鸥

[复制链接]

216

作品

219

互动

2997

积分

四级作家

龙币
2738
好友
1
精华
8
注册时间
2017-11-25
最后登录
2018-8-8
在线时间
31 小时
听众
5
收听
3
性别
发表于 2018-5-10 17:26: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鸡蹦蹦,蹦不完的思念》(散文)
张鸥

  
  四月末了,大片的杨树叶子在柔风中泛着绿色的亮晕,成了路过的一段风景。树会老,人会老,风景会老么?我想,会吧,要不然哪来的“此地空余黄鹤楼”?伴随着还会老了思念的,如老妪眼角眉梢的娓娓皱纹里藏着的秘密,活泼灵动。拥有过的都是最好的邂逅。
  
  写字瘦鸥体,走路“之”字画着行,用达儿的话说就是“斜”,做不到凡事一心一意的专注。接受。我的眼,我的耳,还没老到拒绝隔离动的声响和静的凝望姿态。我在路上,柏油路上,人生路上,感受着动静结合的迹象。只有活着的人才有感知力啊。
  
  还没到正街,突突的摩托声传来,车头的高音喇叭循环播放着“小鸡小鸭的卖”。许是年岁大了心醉过碎过,我心头一跳,清晰回划一条线,“小鸡蹦蹦”,二妹饲养过的,蹦不完的思念,那么远又那么近,悠悠。
  
  一九八一年吧,我读小学四年级,二妹读二年级。各有各的同学,我一般不和她也不带她一起度周末的。五年制小学,周六上午有半天课的,下午和周日则是自由的。农村的孩子,联帮,前后街的,不分穷富,不分队长社员的,本着一颗如今看来特纯特纯的小心灵,疯,田里,庄头,藏猫猫,兼给猪鸡的打野菜。
  
  春天的故事总是绿色萌约的。某个周六的下午,二妹早早约好她的小朋友,刚出家门,遇见推着自行车叫卖小鸡小鸭的。不知是我老是甩她给她带去的孤独感(她倔,我也倔,不似小妹性子柔和,好相处。),还是她天生的喜爱小动物,她折回来要钱,买只小鸡仔,玩玩。
  
  她想的太天真。玩玩,多么轻松的话题,当今孩子当宠物,可以。我们那时候不可以。
  
  我爸爸那时腰杆直溜,走路生风,起早贪黑的,我曾把他比做电影里的更夫,固定的时间点敲着生命梆子“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勤恳,朴素的执着于“勤劳致富”。想来,心疼。我妈妈手心里的钱都能攥出汗,恨不得一分钱掰成八瓣花,两毛钱买鸡仔玩?二分钱一盒火柴的年代,物价换作今日,估计她还舍不得。
  
  二妹忒稀罕小鸡仔了,她挨了我妈妈两脚踹,哭着趿拉鞋追着卖鸡鸭的,跑了两条街,临小河边那条,停住。她跟人家商量,替人家推销推销,然后“饶”她一只。憨实的大叔被她的憨态感染,真的给她了。(直至今日,二妹不管有钱没钱,一拧到底,想要的东西舍得花钱。优点?缺点?不管了。)
  
  二妹爽了她朋友的约。带回家那只黄色的毛绒绒的鸡仔。她不再出去,守护着她的“稀罕物”,撒泡尿的功夫都带着。她愣说,怕我祸害。可想而知,我这个长姐做的还是不够好。醒过味儿沾晚了吧?!
  
  小鸡仔也通灵吧,知道好歹,二妹走到哪,它跟到哪,一蹦一蹦的,像是当时流行的细细卡丝米线结成的线团,绒绒的,确实很好玩儿,二妹呦呵一声“蹦蹦”,脚跟儿就多一活物,光影般。
  
  可气的是,我爸爸特护着二妹,当听到二妹讨好的跟他说,“爸,等蹦蹦长大了,下蛋给你吃”,乐的端在手里的粥米汤撒了出来。
  
  “蹦蹦”跟着二妹上学,老师喝令她送回家。她一溜小跑,找个纸盒子,抱着不知道放哪里安心。她自己切生菜剁碎,拌点儿稻糠,“蹦蹦”啄几下,不爱吃。疼惜之下,二妹偷着拿奶奶的小米,躲到墙旮旯喂,嘚咕着,“快吃,别让人看见”。拄着拐棍的奶奶扭哒过来,二妹赶紧灭迹,藏到身后,狡猾的先发制人,“奶,得多长时间能会下蛋啊”?花了眼的奶奶没捋乎小米,“等着吧”。
  
  二妹的鸡仔“蹦蹦”一天天长。她们的感情越来越深。渴望着“蹦蹦”下蛋的二妹极尽耐心的喂养着。她和我一样,盼着吃鸡蛋。
  
  我家的日子那几年依旧是“小车不倒推着过”,我爸爸依旧日夜劳作。我妈妈精打细算,她饲养的老母鸡几天下次蛋,攒了多少个都有数。她有她的打算,卖钱,打油买盐的。吃鸡蛋要分情况的。
  
  一是来人来亲,凑个菜,亲情热情加简单饭食是基本的待客之道,她讲究。
  
  二是老人过寿,煮长寿面,她舍得,为人媳之本份,她在乎。
  
  三,说起来就心酸。谁不舒服了,解解馋败败火。或是像我爸爸那回闹痢疾,打了青霉素针,胃口不好,煮几个。这个后来总被提及。硬生生的汉子蔫蔫巴巴的躺着,水米没打牙,我们眼巴巴不错眼珠子的盯着放下炕沿的煮鸡蛋,爸爸在我妈妈严厉温柔的监督下,把蛋清和蛋黄掰开。蘸着盐面,蛋黄一掰两半(小妹不会吃呢。),我和二妹分,白白嫩嫩的蛋清爸爸强咽下。傻傻的幼稚接受爸爸当时的话,“都吃点儿,省的剩”。居然剩下无尽无休的爱回味。也是现在由着他耍拉脾气的缘由吧。他的爱无可替代。
  
  等到爷爷奶奶牙口不好了,我妈妈用小碗炖一个俩的,我就仗着疼爱,守桌子。奶奶趁二妹不在,塞我嘴里一口,我含着跑开,咕嘟一会儿下咽。吧嗒吧嗒嘴回忆,余香有滋有味儿,不似今日之挑荤拣素,这不爱吃那不合口。欲求总不满,哪有知足可言呢?
  
  “蹦蹦”终究没有下蛋,二妹带它去前街,过马路的时候被车轧死,折了二妹的心愿,她悲伤好几天,埋在老香椿树下。那次,我才意识到,我是她姐姐,安慰的好话说了,还应诺带她玩儿。
  
  时光蹦着朝前,小鸡蹦蹦,蹦过的思念,时而仍暖我们的今生。譬如二妹和我,还有小妹,蹦着蹦着各自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再忙抽空也聚聚,蹦不完的情道不完的意啊……



作者其它文章
最近访问 头像模式 列表模式
设置签名将在此处展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6

作品

718

互动

4037

积分

团队成员

龙币
3279
好友
7
精华
8
注册时间
2018-2-13
最后登录
2018-8-19
在线时间
188 小时
听众
2
收听
0
性别
真实姓名
殷凤君
发表于 2018-5-10 21:34: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难忘的回忆!很可惜,可爱的小鸡蹦蹦后来被车轧死了,这得让异常喜欢它的你二妹有多么的舍不得啊!
设置签名将在此处展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开通用户

本版积分规则

QQ|现代诗歌|歌词|文学论坛|文学论坛2|作文网|写人散文|写景散文|抒情散文|散文随笔|爱情小说|历史小说|官场小说|社会问题小说|新律诗|新绝句|新词|新散曲|新古风|书评|影评|新书宣传|艺海拾贝|优美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励志句子|为人处世|人生感悟|日记|古代经典|近代经典诗歌|近代经典散文|近代经典小说|作家档案|研讨学习|征文约稿|文集投稿|联系我们|积分提现|域名申诉仲裁|Archiver|手机客户端|小黑屋|网址二维码|中国纯文学·龙网 ( 冀ICP备12018954号-3 )

GMT+8, 2018-8-20 13:08 , Processed in 0.156251 second(s), 15 queries , File On.

声明:本站部分内容由文友转载,如果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可联系我们提供侵权链接及您是原创者的证据,经核实确属侵权后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该内容或署上您的名字。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